散步

    日期:2023-07-31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楚云生点击:35187 发表于云南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晚饭后我经常在门前的青龙河散步,出门从青龙桥开始沿河堤步道向南走,到碧桂园小区荷花桥止,来回9公里,大约需要2个小时左右。

    这样一走就是多年,看惯了四季的轮回。

    春来,百花渐次开放,一天天的,看蓓蕾如何长成花朵,又在黄昏凋零,它们像一群胆怯羞涩的稚童,悄咪咪地来,熟悉了就肆无忌惮的吵闹,当人们习惯了这花团锦簇的热闹时,又突然安静的离去,让人猝不及防。看步道旁的樱花盈蹊覆道,与落霞一起映红水色天光,道上人群熙攘,落英缤纷。看一河杨柳轻柔,燕儿纷飞。

    夏至,绿色充盈原野,蛐蛐、青蛙粉墨登场,它们欢快地唱响了整个夏天,河对面是几片田,有的种了水稻有的种了荷花,田间不时有人劳作。夏天是漫长的,某个大雨后的黄昏,河中洪流渐退,白鸟成群,整个天空像一幅水墨侵染的画,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的清香,清风徐来,甚是惬意。

    秋起,当秋风刮过田野,曾经盛大的夏日渐渐隐去,果实开始成熟,树上的叶子慢慢变得五彩斑驳,缅桂、金桂的馨香在肆意飘荡,而草木则日见萧索,无力的荷枝枯落在池塘上,天空的云彩低沉而灰黑,所有的繁荣所有的收获都有代价,世界终究还是要回归他的本质。

    冬临,天气开始干冷,河道两岸,人烟寂寥,一切仿佛重新归于沉静,一路的灯影摇曳昏黄,月亮从远处升起,苍白的低悬着,河水清浅,柳枝枯萎,月下的世界仿佛从远古而来苍凉而冷峻。

    我觉着,樱花盛开的时候是应该呼朋唤友一起去散步的,在繁华的花林间,感叹惊奇,互相留照,在这欢喜的色彩中,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会显得无所适从。而其余的时候是适宜一个人散步的,静静的走着,可以悠闲的看看风景,体察人间百态,可以思考,可以背诵文章,可以琢磨诗词,此时忘却营营,卸下伪装,与内心对话,在“本我”中游荡。

    从青龙桥开始,鹿园这一片比较热闹,有着明显的城市特征,过了阳光桥,左边是田野,右边是一片低矮的平房,步道两旁的树木随意而土气,仿佛突然就走到了乡村的小路上。再往前,荷花桥就是终点了,这时又开始热闹起来,右边矗着许多高楼,路旁运动场,灯光明亮,朝气勃勃的年轻人在打着篮球、羽毛球,还有一个小号的足球场,孩子们追着足球奔跑,几片稍宽的场地,大妈们在跳广场舞,年轻人唱着彝家歌曲围着三弦手跌脚,老人坐在路旁悠然的吸着烟,稚童在哭喊打闹,所谓的人间烟火,应该就是如此吧。

    一个人的行走,更有机会观察发现,可以细致的观察花草树木、水色天光,也可以近距离的触碰我们生活的城市,过滤掉那些红尘喧嚣,聆听幽微的声音,如疫情期间路边两个流动水果摊的对话,甲问乙,怎么不在那边摆摊了?乙说,城管天天撵,没法摆了。甲随口又问:你老公去打工了吗?没想到乙突然泪流满面,说:这日子没法过了,一睁眼就得花钱,反正找不到工作,天天在家里睡着,还能省点口粮钱。甲叹了口气说:还是领国家工资的好啊,旱涝保收的,管他什么疫情不疫情跟他们没啥关系似的。唉,在这光鲜亮丽的表象后面,总有一些阴暗让我们不忍直视。

    .......

    散步回到鹿园文鼎桥时,天已经黑透了,在桥洞里经常能看到一个吹笛的人,一杯茶,一个垫子,儒雅清廋,仿佛是这里的一道风景,他自顾自地吹着,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意象里,浑不管天冷天热、人来人去,也不顾周围好奇的眼光,笛声宛转悠扬,如泣如诉,我多次仔细的打量过他,心想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吧,在喧嚣的城市一隅陶然忘机,在这熙熙人流中把孤独演绎得淋漓尽致,甚至有一次我带了酒,想约他共饮一杯,听听他的故事,最后想起里尔克《秋日》中的句子: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当孤独已成常态,两个孤独的人还是互不打扰吧,这也是对孤独的尊重!

    .......

    人生大抵也不过如此,来这世上一遭,也要走过自己的四季,体验岁月的轮回,让生命充盈饱满,无忧无虑的童年、热血沸腾的青年、负重前行的中年、沉寂衰弱的老年,风景各不相同,体验也不一样,有的是责任是付出,有的是收获是喜愉,太过于沉迷于一个时期的体验,会错过其他时段的风景,这样的人生难说是圆满的。但愿我们走过四季,暮年回首,依然觉得:这人间,够值得!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