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定狮山村杂谈之——狮山佗

    日期:2023-06-20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楚云生点击:29453 发表于云南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小时候跟家中大人去办事或者走亲访友,常被人鄙夷的称作“狮山佗”,虽然我们也常用“坝子佗”回击,但底气虚、气势弱,当时两处孩子骂架的话也比较有趣,如坝子孩子骂:“狮山佗,见着个豆果壳,忙得摔着后脑勺”,是寓狮山村不种蚕豆矣,狮山孩子回骂:“坝子佗,见着个羊屎果,忙得磕着下巴颏”,是寓坝子人稀罕只有山上才出产的松子矣。亲戚似乎都是在县城周围或者九厂坝子,吃饭时菜的好坏且不论,至少每餐的大米饭是管够的,大米饭对童年的我们狮山人有着极大的诱惑。在狮山,常年用包谷面蒸饭,只在蒸子中间参杂少量的大米,家中小孩或者有人生病了,舀饭时从中间舀一点,多几颗米饭,就是特殊待遇了,如果只是纯粹的包谷饭,没有米饭的混合及两种味觉的反差,对米饭的渴望大概也不会那么强烈吧。

    天天吃包谷饭的经历,使我们形成了狮山种不出稻米的印象。82年狮山包产到户,人们开始种植稻米,秋天,整个田野一片金黄,饱满的稻穗低着头,风过,阵阵稻香,好个丰收景象,忙碌的收获后,家家户户粮谷满仓,终于可以天天吃上大白米饭了。

    一天吃着米饭,我问老祖,包谷饭那么难吃,你们以前不知道可以种稻谷吗?把老祖问笑了,80多岁的老祖说:这辈子十几岁从禄劝嫁到狮山村也就最近这几年才吃过包谷饭,以前一直是吃大米饭的,而且狮山水好,只要不是特别干旱的年份,都能把秧栽下去,一般情况都是狮山的秧绿了,武定、禄劝县城周围、九厂坝子才开始泡田的,不然你以为那么多坝子的姑娘愿意嫁到我们山上啊。哇塞,真是把我吓一跳,我们深为自卑的狮山佗原来也是吃大米饭的啊,村中小伙子找媳妇困难,只能到较偏僻的地方找媳妇的情况也是近年的事啊。

    年岁渐长,对这些事情多了些认识。之前主要靠雨水灌溉,狮山有几股龙潭水,栽种自然容易些,50年代大修水利,建了许多小水库,让狮山失去了栽种时的水资源优势,后来割资本主义的尾巴,狮山的果树砍掉了(身为山区人,我们小时候就没怎么见过水果),自留地里种的蔬菜,到市集上售卖时也得偷偷摸摸的,随时会被处罚,狮山在逐渐衰落。再后来武定出了个有名的“包谷书记”,指示山区半山区只能种包谷,不许种稻米,就这样狮山村彻底沦落为贫困的山区,而我们一出生就在狮山佗自卑的阴影中吃着包谷饭长大,村中小伙再也娶不到坝子里的姑娘了。

    改革开放后,狮山村的情况在慢慢好转,勤劳的人们也逐渐富裕起来,相信充分利用好山林面积大、物产丰富、紧挨风景区等优势,吃苦耐劳的狮山人一定会让“狮山佗”成为一个自豪的称呼。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