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一名析辨

作者:杨春华 日期:2018/11/27 来源:楚雄统战网 点击:3010 

“楚雄”一名析辨

                          

杨春华

 

“楚雄”一名,或源于《史记》,或源于《楚雄县志·楚雄名义考》,或源于民间传说。版本较多,见仁见智,莫衷一是。

事实上,一个地名的由来应简单、直白、易懂。如北京,北方的京都,河南,黄河之南,山西,太行山之西,广东,广信之东。红河就是红河,怒江就是怒江。顺理成章,言之成理。而少数民族居住地的地名解读路径则出问题,即初始地名是少数民族原著民用母语命名,而解读的时往往从非少数民族语言的体系、角度解读,导致解读“异化”“离题”。“楚雄”即是。

有很多地名应当从少数民族母语的体系去解读方得始终。如,独龙江的独龙,怒族语言,后面的河谷、后山的河谷、后方的河谷之义。它不是一条龙的江,独龙不是一条龙。西双版纳:傣语,一万二千亩良田之义。汉语,单纯词,无实在意义。迪庆:藏语,意指吉祥如意的地方。“庆”汉语虽有喜庆之义,但“迪庆”与吉祥如意形不成必然的逻辑联系。香格里拉:藏语,心中的日月之义。若从汉语的角度阐释,则是单纯词。德宏:傣语,“德”为下面之义,“宏”为怒江,意思是“怒江下游的地方”。

在楚雄,从彝族语言的角度分析阐释方可得出实在意义的地名不少。如双柏:彝语,合成词,磕松山之义。汉语:两株柏树,虽然是合成词,但与双柏县辖本意无直接联系,也是一个单纯词。一平浪:彝语,合成词,“一”义指水,“平”义指溢,“浪”义指谷。山泉水溢流之谷的意思。汉语是单纯词。武定:彝语,其古时的全称是“罗武甸”,意指罗婺部落居住地之义,在彝族语言里“武定”,的“武”阴平,“定”上声。武,取罗婺谐音之婺,定,甸之谐音,取彝族语言居住地谐音之定。“罗婺甸”一名,随着时间的推移,“罗”字一词省了去,只留下“武甸”,“武甸”音讹而成“武定”,即“武定”是“罗鹜甸”的音讹而成,“武定”就是“婺甸”之音讹。有书说,武定是武力平定之义。武定是怎么用武力平定的呢,什么时候发生的用武力平定之事呢,皆无历史依据。对武定一词的解读,是从现有的“武定”一词的汉语蕴意反推而去,得出武力平定的异义。插甸:彝语,“插”,稻谷之意,“甸”,山间平地之义,开阔地之义。在彝族语言里插甸称为“插甸”,意指稻谷生长的坝子。汉语,则是单纯词。万德:彝语,适宜牧猪之地,原指今万德镇西南万德坝塘那片草场草地。在彝族语言里万德的全称是“万落甸”,“万”去声,“落”去声,“甸”上声,“万”是猪、豚、豸之义,“落”是放牧之义,“甸”是之地之义,彝语的万德是“万落甸”省去“落”之音的简称,适宜牧猪之义。

少数民地区的很多地名,只能从当地少数民族语言的角度去解读,不应由少数民族语言的谐音演化而成的汉语角度去解读。否则,越解读越不清,越离本真越远。例如“楚雄”, 说它源于《史记》也罢,源于《楚雄县志·楚雄名义考》也罢,源于民间传说也罢。有几个问题颇值得思考。关于楚雄的楚与楚国有关的问题,仍然缺乏翔实可信的资料和记载;关于历史文献中的“以兵,威定属楚”是不是就是今天的楚雄之域;历史文献有关“楚雄”一名的记载,其历史真相到底是什么。即便《史记》中有载“以兵,威定属楚”,但《史记》之前,“楚雄”存在了没有?有“筑威楚城”传说之前,“楚雄”存在了没有?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楚雄”的存在应当在《史记》问世之前,也应当在“战国庄蹻开滇略地至此,曰楚”之前,应当在“筑威楚城”传说之前。楚雄的原著民不是庄蹻开滇带来的,庄蹻开滇带来的先民是汉族同胞而不是彝族先民,“改土归流”制度的推行融进来的也是汉族同胞而不是彝族土著民,元朝时推行的屯兵制,所屯的兵也是汉族同胞而不是彝族先民。那么,问题就来了,楚雄,彝族土著民究竟叫什么?是不是就叫“楚雄”?如果就是叫“楚雄”,那它是怎么来的、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叫“楚雄”,那它又是叫什么?这个问题是“楚雄”一名由来的关键问题。笔者认为,楚雄自古就是叫“楚雄”,“战国庄蹻开滇略地至此”之前就叫“楚雄”,是司马迁的《史记》有载之前就叫“楚雄”,各种传说有传之前就叫“楚雄”。古代彝族先民在这片土地上垦荒牧耕、择居稼穑、繁衍生息之日就给“楚雄”命名了。“楚雄”,是彝族先民起给楚雄的彝族名字。换句话说,古彝族先民何时居住于斯,生活于斯,“楚雄”一名就何时出现于斯。

“楚雄”一名,比较完整的彝族母语名称:“楚雄濮袤甸”,后因地名从简易记原则,省去“濮袤”这一大片田地之义,仅保留“楚雄甸”,由三个可以独立成词的词构成,且三个词各自皆有独立意义。“楚”:割、收割之意。彝族东部方言区称割、收割、割刈为“次”,去声;彝族北部方言区则称之为“醋”,去声;彝族西部方言区则称之为“词”,阳平。无论是哪个方言区,“次”“醋”“词”,皆是“楚”的音讹的前提和基础,这是“楚雄”一名之“楚”的原由。“雄”:彝语,草之义。彝族东部方言区称之为“诗”,彝族南部方言区称之为“细”。“甸”:在彝族语言里,是一个用得非常广泛的地名概称,泛指山间平地、坝子、山川、开阔之地。如前述及的“武定”“万德”“插甸”等彝族地名。出于简洁好记,好念,随着时间的推移“楚雄甸”中的“甸”被省略,只保留“楚雄”一词。从彝族语言的角度讲,“楚雄甸”是什么意思呢?是野草丰茂的大地之义。彝语与汉语的语法语序不同。如汉语的“吃饭”,在彝语里则是“饭吃”,“你去哪里”在彝语里则是“你哪里去”,往往把汉语的谓宾结构倒装成彝族的宾谓结构。“割草”、“刈草”在彝语里的语法结构是“草割”“草刈”,即彝语的“雄楚”,典型的动词或动宾结构。那么,“楚雄”又作何解释呢?它是一个偏正结构的名词,即“楚雄”是割刈之草之义,即“适宜割刈的草”,这在彝语里是一个复合结构的名词,也可以理解成是一个复合结构的形容词。“楚雄甸”意指适宜割刈之草的坝子。换句话说,“楚雄甸”意指野草丰茂之地、湿地之义。这就是“楚雄甸”的彝语含义。“楚雄”是“楚雄甸”的音讹而成、省字而成。从“楚雄甸”到“楚雄”,皆是音讹字略的结果。彝族先民择楚雄而居之时,映入眼帘的是一派野草丰茂的湿地,宜耕、适牧,宜稼,宜穑,起名“楚雄甸”,即野草丰茂之地、野草丰茂之湿地。后基于地名从简易记易说的原则“甸”字及“甸”音渐渐消失,仅保留了动宾结构的“楚雄”这个名词或复合结构的“楚雄”这个形容词。

“楚雄”,彝族地名,源于野草丰茂之蕴含,乃草甸、湿地之义。我们彝族先民没有多少文化,起名简单,直白。看见一片草地,就取名草地,看见宜割宜刈的野草就取名“楚雄”。“楚雄”一名真好!

(作者单位:楚雄州委统战部)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