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城花事【寻美楚雄文学类二等奖】

    日期:2023-11-22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杨海虹点击:1372 发表于云南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滇水烟含碧树秋,芙蓉庄上夕阳楼”,这是明代曾显描写荷城的诗句。古代姚州城、现在的姚安县城被称为荷城。“芙蓉四面带清流”“渠荷蘸水半池绿”“玉毫高拥翠芙蓉”……都是曾经生活在这里的诗人为荷城留下的诗句。

    荷城自然是有荷的,古时有紫荷、白荷,城里有“青莲寺”城外有“莲花池”。在姚安,荷、莲、芙蓉是同一种植物,荷花也称为莲花,荷的根称莲藕,荷、莲在文人的笔下皆称芙蓉。今天的荷城,城南湿地、灞陵桥公园、梅葛广场边的小池里,都种有各种荷花、睡莲。乡间种着成片的莲藕,开着粉的、白的荷花。近些年来办荷花节,荷就更多了,仅光禄就有了好多个荷花品种,引得县内外的人们来竞相观赏。

    姚安虽有“荷城”的美誉,却不独有荷花。康熙《姚州志》记载姚安有兰、荷、菊、素馨、牡丹、芍药、蔷薇、山茶、栀子、凤仙等30多种花。在这些花中,种类最为繁多的当数兰花、菊花。仅兰一种,便有雪兰、春兰、绿兰、莲瓣兰、虎头兰、双飞燕等10余种。菊也有着剪金球、金玲珑、玉芙蓉、玉楼春、醉杨妃、绿菊等近20种。在文献的记载里,荷城的西边还有“万花谷,在州西三里,龟祥山右”,想必这地方在历史上花的品类、数量定是很多的。在姚安历代文人的诗中,也有“独到牡丹艳最迟”“我来正逢菊花天”“夹浪桃花逐浪红”“杏红更看一春花”“紫微映日月”“秋风桂子香”……彝族梅葛古歌中的“十二花调”温婉地唱着“三月豆花开,四月秧花开,五月榴花开……”,在那长长的古老歌声里,还有芦苇花、苦荞花、朝阳花、剪刀花、梗子花等多种花的开放。

    素馨花是最具有故事性、传奇性、浪漫性的一种花。据说“花中有素馨者,以素兴爱之,故名”。这里的“素兴”,就是大理国第十世国主,大理天明帝段素兴。姚安是大理国的名府之一,传说有一美女,名叫素馨,来自西域天山,能歌善舞。素馨死后,变为一株小白花。段素兴悲痛万分,遂把此花取名为素馨花。段素兴死后,坟上也开出一株小花,与素馨花一模一样,只不过这花是黄色的。所以现在的素馨花共有两种颜色,还经常黄白两色连枝开放,美好的传说总给人美好的想象。

    记忆中的花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品种。或许是我那小小的视野里没有见到其他花的盛开,也或许是那时的人们忙于温饱,无心去侍弄那些花花草草。我幼时能见的花,无非就是自然界里随处生长着的、有着极强生命力的那些小野花:报春花、牵牛花,偶有父母从山里给我们采来的几枝山茶花、马缨花的花骨朵,红艳艳,粉嘟嘟,插在水里能开好几天。今天的荷城,已俨然成了花城,樱花、玫瑰、月季娇艳夺目,玉兰、辛夷、海棠开得任性自由。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花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荷,在众多鲜艳花朵的映衬下,反而显得不那么引人关注了。

    荷城一年的花事当从山花开始,山花中梅花应是最先。“林空只有红梅好,不待春来便著花”,古时姚安城里的聚远楼需“登临长啸正清秋,咏罢梅花再上楼”。在徐霞客的游记里,龙华寺“庭中药栏花砌甚幽。墙外古梅一株,花甚盛”,弥兴的龙马哨“山壑幽阻,溪环石隘,树木深密,一路梅花,幽香时度”。在与徐霞客同时代的陶珽笔下,荷城的梅花是“先春信报花千点,破冻香含月一林”。

    除了梅花,姚安坝子四周的山坡上、山谷里,还有一片片鲜嫩的粉、清淡的白,那是盛开的桃花、梨花、杏花。“梨花乡村甚多,或拥山巅,或列山麓,或环村庄,望之如涛如雪。‘乍疑洱海涛初起,忽忆苍山雪未消’”,这是民国《姚安县志》里记载。桃花开遍梨花开,春去方知有鸟来,同样的花,于诗人、于农人,有着不同的意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那是诗人笔下的景致。在村庄农人的眼里,除却花开之后的果实,还“有刺白花从生山谷或田塍上,多刺细叶,花取作蔬,用水浸二、三宿,食之,味清淡。金雀花作蔬甚美”。

    “马缨花,马缨花,花儿开得真美丽,采来一朵给你戴,姑娘戴着高兴了,姑娘戴着漂亮了”,这梅葛古歌里唱的马缨花是大树杜鹃。“马缨花山谷中最多,开时万紫千红,如缨似络”。还在春寒料峭的初春她们就端庄地把花开在了枝头,一簇簇、一丛丛,红得浓烈、白得素雅、粉得妖娆。山花含笑,风草和烟起碧波,“又有小桂花生山中,花白酷似木犀,二三月开,香闻数里……又有白鹤花亦生山谷中,色白,甚香,形似飞鹤,头、翅、足、尾皆具……金丝海棠,则鲜艳满树;郁李,则细花盈枝;报春,则锦缛田塍;牵牛,则珠缀篱落”。桂、李、海棠、牵牛自不必说,只想想那白鹤花,就足以让人思绪飘飞。“在很久很久以前,花从哪里来?男人的左肩膀,是出花的地;女人的右肩膀,是产花的方。”梅葛古歌中有关花的章节都唱得婉转柔美,在那些空旷的山坡和涧边,花的开放,有她们的任性。野地里的花树,凸显着朴素、自在的特质,她们以不同的姿态彰显着四季的繁华。你懂或者不懂,看或者不看,她们都在那里。

    无论是山涧,还是在坝子里,油菜花传递着春来的信息。很多年前的姚安以解决温饱为目标,油菜花没有进入到人们赏花的视野之中。在从温饱到富裕的过程中,油菜种得越来越多了,油菜开花的时节,整个姚安便散发着金色的光,亮丽、鲜明。呈总状花序的金色油菜花,排成长长的一列,不管单一的一朵是如何的淡雅,一束地聚拢在一起,像是星星在绿波中的倒影。一束一束的黄色花朵在风中摇曳,尽管开得似乎漫不经心,连在一起铺展开来,便成了惊艳夺目的金黄色花海,无论在哪里出现,都吸引着路人的目光。

    荷城花事最为繁盛的要数那高高开在枝头的樱花,文兴路、蛉荷大道、光禄的饮光石箐……那粉中透着白的花朵一旦绽放,便赶趟似的喧闹着、伸展着、摇曳着,把一个冬季的等待尽情释放,在樱花刚进入姚安的那两年,粉嫩的樱花开放时,常有爱花的人把她们摘下,想带回去让她们开在自己的家里。更爱花的人就抱怨,觉着摘花的人损了大家的风景。“人不善赏花,只爱花之貌;人或善赏花,只爱花之妙”,近些年来就没再听说有人摘花,也许是荷城的人们已善于赏花了。

    玫瑰是姚安种植较早的花卉之一,在清代姚安文化名人高奣映的笔下,玫瑰“即唐人所谓裴徊花也,叶细多刺,茎短,花紫槖青,其蕊则黄,芬馥交艳。然今江南甚讲栽接之法,于四月中,育其条入土,拥之,却露其稍,俟生根而后剪断,即分种矣。要其瓣套蜜作饼馅,入蜜梅子中,谓之状元红,矜贵其清香也。又入茶,袭衣,捣入扇坠,入香珠中,其用甚广”。如今,盛放于光禄玫瑰谷的一朵朵灼灼如火的玫瑰花,挨挨挤挤,层层叠叠,热烈奔放,吸引着无数游人的目光和镜头。用玫瑰花瓣做馅烤出的饼,丰富了人们的味蕾,让人们感觉到了生活的甜蜜。

    荷城开得最肆意的花朵当数宝城路两边的高杆月季,人们玩笑说这当是荷城春天的花王。这春天的尾巴上,以色彩鲜艳著称的月季用粗壮的枝干把花冠高高举起,那些红的、紫的、粉的、黄的花朵迷人地开着,在风中翩翩起舞,像熊熊燃烧的火焰,也像舞台上激情的霓虹,把荷城春天的色彩推到了高潮。造物主给每一朵月季花的赋予,都是艺术品的级别。月季的盛开恰到好处地避开了樱花、荷花的开放时间,不争春、不夺夏,每一个叶子、每一朵花都显着雍容华贵与大气。层层的花瓣排出了不同的花形,呈现娇美,镂金铺翠,美得像一首小夜曲,让小城喧嚣的白天也有了夜晚的恬静。

    花约荷城,繁盛的花事层层叠叠地落进了人们的眼里心里。旧时的姚安土瘠民贫,赏花是文人雅士的事。如今的姚安,人们和以前的文人雅士一样品荷赏花,让花养眼,用花养心,以花一样美的内心世界来滋养花一样美的生活。

    作者:杨海虹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