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定文苑 | 风情牟定“三月会”

日期:2022-05-09来源:牟定县文化馆点击:1668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https://manager.ynggwhy.cn/file/group5/M00/0B/A3/rNwBJ2JdGqWEePtaAAAAAFKBTUs221.jpg

风情牟定“三月会”

文/张泽武  图/网络

牟定的三月,春风惊过,色彩在山间田园开始渲染,流光碎影中,大地上随之桃红柳绿,百花争艳、万紫千红,春意盎然中,一场盛大的牟定三月会民族传统节日也“百花争春各自香”,即将在牟定大地沸腾起来。

三月会是牟定最盛大的民间传统节日。节日里,除了物资交流,最主要的活动就是跳左脚。“河边杨柳排对排,年年有个三月街,三月街子两头赶,阿哥阿妹跳脚来。”每年的三月会,成了左脚舞爱好者最广博的舞台,会场上,群众自发地一圈圈围起来,彝族服装绚丽绽放,万人空巷。在这个盛大的节日里,牟定儿女互唱山歌,以舞会友,以歌传情,随编随唱,不亦乐乎!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牟定人,每年对“三月会”这个节日总是充满期盼。

记得6岁的时候,和父母走十多公里的路第一次来县城赶三月会。在朦胧的记忆中,觉得赶会的人特别多,会场上,跟着大人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走街串巷,个子矮小的我几乎没看到什么风景,只是到了饥肠辘辘的时候父母买一碗小锅米线给我吃,米线的余香仿佛到现在还留在我的脑际。到了晚上,父母把我交代给同村的一个叔叔照顾,就去跳左脚去了。当时我对跳左脚不解,那些大人怎么会对跳左脚那么热衷,甚至那么欢愉,直到我参加工作后我才慢慢地体会到了跳左脚舞的魅力。

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刚好20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师范一毕业,我就分配到一个叫龙虎的地方教书。那是一个彝族聚居的地方。在偏远的彝族山区教书,日子虽然清苦,但和那些和蔼可亲,热情好客的彝族群众在一起,日子倒也过得惬意。白天,我们认真地搞教学,到了午饭后,一大群老师在一个当地老师的带领下到学生家去家访。从学校走,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就到了寨子里。山区夜晚的彝家寨子尽是一幅幽美恬静而又温馨的画面,家家户户正在围着火塘生火做饭,堂屋里尽是锅碗瓢盆和火塘里柴火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见到有老师来,一家大小手忙脚乱地忙开了,让座,敬烟,倒茶,年长的老阿爹凑过来和你很客套地闲聊。不一会儿工夫,腊肉炒熟了,小灶酒倒好了,不管我们咋个推辞,彝家人对客人的那种情谊就像彝家火塘里的火一样温馨炙热。吃到半旬,堂屋里和酒桌上会增添很多人,大家在一起举杯畅饮,拉家常叙旧情。酒足饭饱,则是另一番景象,人们围着火塘,唱调子的、弹弦子的、拉二胡的,有几个索性在堂屋里跳起脚来,我们也被拉上去一起跳。一会儿,跳脚的人越来越多,堂屋里已容纳不下,只能移到院子里跳。当跳脚的队伍移到院子里的时候,往往又吸引了邻村邻寨的人来跳。几十人在一起,有时要围成几个大圈。好多把弦子,弦声清越悠扬,荡人胸怀。那些对歌的男子嗓音高亢,字正腔圆。而那些对歌的女子脆音一出唇,犹如春溪奔流,珠撒玉盘,悠扬动听。一刹那间,对歌声,跳脚声、弦子声在彝家山寨间扩散,那种快乐激越的情怀我永生难忘。跳累了,玩够了,主人就护送我们到学校对面的山坡上。回到学校,睡梦中,脑子里尽是和彝家人跳脚时的那种欢愉情景。

和彝族群众跳过几次脚后,我对左脚舞发生了浓烈的兴趣。几天不去跳,心里就像缺少什么似的。彝家人跳脚有固定的场所,跳脚也有固定的时间。每当彝家小阿哥和小阿妹去跳脚,路过学校门口,总要到学校邀约一番,“阿老表,在学校闲着整什么,走,跳脚去,着实好玩呢。”经不住她们再三诱惑,就又跟着去了。新改田,是我参加工作时龙虎地区跳脚的一个固定的地方。每到跳脚的日子,四面八方的彝族青年男女齐聚新改田,偌大的一个山坡上,五六百人,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盛况空前。人们手牵手,肩并肩,伴着铮铮作响的弦音,欢跳左脚舞。“阿哥跳穿千层底,阿妹跳破绣花鞋”;“跳起黄灰做得药,只见黄灰不见脚,跳到天明才快活。”是新改田左脚舞活动最真实的写照。

素有“左脚舞之乡”的牟定三月会风情万种,美色美味的美食,美轮美奂的情歌,万人同跳左脚舞的壮美,汇集成一幅有声有色的电子画图。三月会伴随我走过一年又一年,今年的三月会,因为疫情原因,将于全媒网络办节的方式,让五湖四海的宾客可以在同一时间、不同空间、不同平台、不同维度感受不同以往牟定左脚舞文化的魅力。不管我们期待与否,兴奋与否,一个极具诗情画意的节日还是如期悄然来临了。

 

来源:故乡牟定公众号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