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牌周记(2021.10.30.星期六)

日期:2021-11-01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明点击:28725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国庆长假及收假后周六的上班让不少桥友们因家事、国事、天下事而无法抽身参加周末桥牌活动,加上楚雄持续多日的阴雨和寒冷的天气阻挡了桥友们出行的脚步,致使前几周的活动仅处于“维持”级别,有些惨淡。所幸有张主席、翁老、戴师、唐师、任凤娇、李友萍等一众桥友的坚持和努力才让周末比赛得以顽强的延续下来。桥友们,众人拾柴火焰高,周末请多来参与活动,贡献您一份力量,让楚雄桥协这个“家”人气爆棚,充满热度,充满欢乐!

今天,活动基本恢复到正常状态,有18位桥友参加活动,组成了南北五桌,东西四桌的双冠军双人赛。经过四轮艰难的鏖战,最终南北方向由许为鲸、李明和任任凤妖、李友萍分获一、二名;东西方向由马旭、张宇明和张祖元、翁云川分获一、二名。

今天,比赛非常顺利,没有“事故”,只有“故事”。

故事一,“名磨”齐聚,没有最慢,只有更慢

今天,楚雄甲、乙、丙、丁四大“名磨” 都不约而同的来参加比赛了,注定今天的比赛进程会非常缓慢。这不,当第一轮我们已经打完全部的6副牌后,分座在东西南北两个方向的“名磨”甲和“名磨”乙的第二桌才刚把第三副牌打完。当第二桌结束第一轮比赛时,我特意看了一下间,14点58分,差两分钟就一个小时!每打一副平均耗时约十分钟。大哥,你们是在下围棋吗?全场比赛结束时,已经是下午的五点五十,这或许又是楚雄桥坛一个新的纪录了吧。当大家调侃“名磨”们时,“名磨”乙还振振有词的说“四个人打牌,又不是我一个人慢”。这理由看似很充分,但逻辑则完全不对。一只木桶能装多少水,难道是由最长的那块板所决定吗?罗老师也马上说“这个锅我不背,从来没有人叫过我名模”。哈哈,真有趣。其实慢一点也没什么,慢功出细活嘛,打好牌才硬道理。以后哥几个还可以再慢一点,那样桥友们的晚饭就交由你们负责了,我们非常乐意。(有事,后续待叙)

故事二,“庄神”跌落,带倒两庄;女将崛起,独占鳌头

能兼具“麻神”和“庄神”两大名号的牌手,不仅在楚雄桥坛,就算在整个云南桥牌界也只此一人。细致入微的读牌能力和变幻莫测的各种做庄手段是他的标志,一副在别人看来几乎没法打成的定约,他总能抓住极小的机会运用各种娴熟的做庄技巧让定约顺利到家,“庄神”之号绝非浪得虚名。但在今天的比赛中,“庄神”竟然把一副难度不大、铁成的4H定约打成宕一。第一轮,我坐南,“庄神”做北,对方是张主席和老翁。第六副,北开叫1C(精确),我应叫1NT,北再叫2H,我叫4H成为最张定约。张主席首攻D5。南北的牌如下:

 北家的牌

S: K 、7、6

H :A、10、7、6、2

D:  A、K

C :Q、7、3  

南家的牌

S、 9、5、3

H、 K、9、8、3

D 、 J、8、7

C、A、10、9、8

由于SA 在西家,外面的红心为22分布。要完成这副牌,关键在于对草花套的处理。A、10、9、6 对着  Q、7、3  ,只允许输一墩的单套打法,在KJ分家的情况下,选择飞牌是成功率最大的打法。“庄神”却不可思议的选择了成功率最小的打法:先出CA,然后出C6来跳CQ,结果被东家CK吃住,回出S,最后输两墩S和两墩C,理应打成加一的定约,结果却是宕一。 “庄神”大失水准,跌落神坛!有趣的是马明第二轮、张赛第五轮打这一副牌时也采取与“庄神”几乎一模一样的打法,“成功”将4H打成宕一,三个老牌手相继犯下相同的低级错误,真是莫名其妙!同样是这副牌,李友萍和任凤娇却用飞牌方式将4H打成了加一,风头完全盖过三位“男模”。

两位女将是张主席一手带出的弟子,除了一些桥牌基础知识是师傅教的外,桥牌水平的提高完全是靠自己这些年来的坚持和不懈的努力所换来的,从她们参加周末活动的次数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今年以来,她们两个的比赛成绩是非常好的,甚至在师徒对垒中也丝毫不处于下风,多次出现过“徒弟教训师傅”的局面。今天她们虽然得第二,但她们跟我们的总分都是80分,我们也只是侥幸靠着两副低点满贯的顶分才排名第一。

故事三  自己挖坑自己跳,可怜的老贵

第二轮第三桌,老贵和郭主任对阵戴异和唐邬玺。第16副是南北方23点的方块小满贯。南家5053的牌型,虽然只有SAQ,DA十个大牌点,但牌型好并且点好,开叫1S是是合格的,但戴师没有开叫。郭主任Pass,唐师开叫1D,老贵2821牌型,红心为KQJ10的八张套,草花A小双张,就直接叫了4H。戴师红心缺门,争叫4S,郭主任的黑桃为KJ10的五张,自然是飞起一脚,加倍!唐师不叫。这时的老贵不淡定了,认定郭主任是误读了他的4H才加的倍,4S肯定打不宕,于是主动叫出5H。好戏来了,俩老表把牌都叫得如此清楚,此时再不叫6D还能算一个合格的牌手吗?于是,本来只想改叫5D的戴师,微笑着抽出6D的叫牌卡放在桌上,等待收获大礼。后面两家都没叫,轮到老贵叫牌时,后知后觉的他也终于知道自己5H惹祸了,主动把送对方上6D。如果放由对方打6D,自己方只能吃到一墩草花A,6D铁成。怎么办?凉拌呗!自己约的X,闭着眼睛也得打完!再三思考,老贵还是硬着头皮在自己单方局的情况下,叫了自杀式的6H,指望能减少点损失,戴师也毫不犹豫的亮出了红牌牌。如果防守正确(北家有Axx的三张H,完全可以将吃到一墩黑桃),6H要宕四,输1100分,而对方打成6D的话也只有920分。最终6H打成三下,两老表输了800分。这副牌除我们叫到6D外,另外两桌一桌叫到5D,一桌叫成3S,老贵免收鸭蛋。

宁失十副好局,也不能失去搭档间的信任。能力再强,你也无力承担起两个人的责任。当你以为同伴有误时,不要试图去弥补错误,这很可能是你的错误判断,就算同伴真的有错,改错反而会演变成为错上加错,吃力不讨好不说,还容易失去相互间良好的信任关系。最好的教训就是让犯错者在实战中感受到切肤之痛,下次自然就长了记性也提高了实战能力和水平。

名称:电话:
共3条评论

已关闭

共3条评论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21-11-01 09:40:00
这副牌先出A,兼顾了2家持单张A,J一大的情况,但是如果不是这种情况,第二张就需要选择了,先出A,如果两大在A的上家,必失两墩,在下家必失一墩,特别是外面3-3,两大牌分家的情况,K在Q下家,选择错误失两墩。所以先出A概率上不占优,但是新潮。直接选择向持A一方飞牌,进手足够时先出小飞,不够时可先出Q飞,只要A上家有一大都可以确保失一墩。
通过实际结果看出来,我们男同志都在追求新潮的道路上狂奔,而女牌手只想赢牌。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21-11-01 10:46:00
这牌攻防是有点意思的。如果首攻S,输掉两个S后,清两轮将牌,将牌2-2,定约反而安全了。打光方块、将S回手,出草花,只需盖住西家的牌,东家被投入,不论草花如何分布,都只输一个。完成定约!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21-11-01 10:47:00
首攻如实战这样的话,清两轮将,将2-2;这时必须假设SA在K的上面,马上处理草花,只能输一个,才能做成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