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柿子

日期:2021-03-01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梅子点击:11173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柿子,我们方言叫柿花。我与柿子的缘得从小说起。

40年前,老家水果树很少,柿子树更是少,我家附近就只有房后大妈家院里有一棵,记忆里她家的柿子树又高又大。夏末柿子树结出一个个又苦又涩的小青柿子,随着季节的变化,小柿子一天天长大,到秋天,它们从青绿色的又渐渐变成青中带黄,霜降时节,又变成黄中带红,柿叶也逐渐泛红,深红的柿子像一盏盏红红的小灯笼挂在枝头,从她家门口过,让人看了谗得直流口水。孩子们经常会在树下徘徊,但不是自己家的,谁也不会去摘。那时大家生活条件都不是太好,大妈家的柿子是要等成熟后,带到集市上去卖,然后换回些油、盐、酱、醋之类的生活用品,所以自家也舍不得多吃。偶尔大妈家的小哥哥会摘一个来分我们吃,成熟的柿子摸起来滑滑的,捏起来软软的。如果使劲捏,肯定会把里面的汁捏出来。他小心翼翼的用小手撕开,四五个小伙伴一个一小块,放到嘴里咬一口甜津津的,凉凉的,真是回味无穷,那时我想着,要是我家也有一棵柿子树多好啊!就这样在童年美好的回忆里,那棵高大的柿子树给了我们许多的快乐和向往。

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村里果树多了起来,有柿子树的人家也慢慢多了,房前屋后大多种了柿子树,我家也种了柿子树,吃柿子也很随意了,每年柿子成熟都有吃不完的柿子。街上卖的很多 ,价格也很便宜。再后来,香蕉、橘子、葡萄、荔枝等大量远方的水果也来到来到市场,孩子们再也吃不出我们小时候的柿子味了,家里的柿子没有孩子去摘,成熟的柿子被小鸟飞来啄吃,或者掉在地上,柿子的地位也在孩子们心中慢慢隐退,也在我心中隐退。

直到20年前,我生病了。二十岁正值芳华,本应该阳光灿烂的我,无情的病却把我折磨得皮包骨头,面黄肌瘦。两三年间,穿梭于各个医院,中药,西药吃了不少,可每次复查都没见好转,我也开始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觉得自己就是个病入膏肓的人,没有希望,整个生活都是晦暗的。

暑假的一个的晚上,一个人在大街闲逛,后来钻进书店,随意翻了几本中医的书看看,无意中就看到治我这种病一个单方,药的主要成分就是柿子,而且是要没有成熟的,清涩的柿子汁,就记了下来。那个季节正是柿子还未成熟的时节,回家便把这个单方告诉父母,父母也为我的病着犯愁,听后急着就去摘了十几斤柿子回来,磨成汁,熬药给我喝。那种青涩的滋味至今想起来还是很害怕,喝在嘴里咽不下,涩得你半天嘴张不开,也吐不出来,喝一口,感觉药半个小时还在食道里堵着,水都难于下咽,只是因为是药,再难吃也要吃,我也就每天这样痛苦的坚持着。一个月吃了十几公斤青柿子汁后,发觉我的身体开始恢复了,到医院化验,各项指标正常了,真是个意外,是青涩的柿子治好了我。从此我也便更加乐观、坚强起来,无论遇到多大的困境,总觉得会有希望,即使人生中最晦暗的时光,也相信一定有一道光能把它照亮。这个周末,难得休息,回了趟老家,满山的沟沟岭岭上,一棵棵树上挂满了似火炬、似灯笼的果实,惹人喜,惹人爱。我家的柿子树也结满了柿子,熟透了的深红的柿子,把柿子树压弯了腰,像一树火焰,让人惊叹,让人感到温暖。我摘了一个,撕了皮,轻轻一捏,美味多汁柿子咧开嘴笑了,溢出红红的果肉,在阳光下笑得格外灿烂,瞅得人心头也亮堂起来,仿佛那溢出来的不仅仅是果肉,还有那些尘封的记忆,不再青涩,像果肉一样甜滋滋的,在心头蔓延……

名称:电话:
共2条评论

发表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21-03-17 03:23:00


硕果经霜一树红,浑圆火柿挂灯笼。
焉知青涩能医病,惜售醇香可救穷。
尚记当年吞口水,反思今日愧初衷。
斯文读罢情难已,争奈吟诗总不工。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21-03-26 09:39:00
好文章,好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