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孝通:在禄丰“田野调查”时 “一周三片牛干巴”的吃荤往事

日期:2020-11-23来源:楚雄统战网作者:杨春华点击:3359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4月22日,晚,笔者再次到费孝通先生当年曾驻扎蹲点做过数月社会调查的禄丰县李珍庄村开展采访调研。

太阳落山,暮色渐浓。李珍庄村似乎仍然没有做好要进入夜晚的准备,有的在地里忙碌着,有的刚从地里回来,有的在生火做饭。

“怎么这么晚才来?早点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呢嘛!”李珍庄村村民小组长李家生在村口的路边上跟我打招呼。

“白天来,你们要忙着干活。晚上来大家才有时间聚在一块,好聊。”我说。

“一边么说来学习费孝通精神,学习费孝通作风,一边么戴着草帽排成队来影响你们,让你们干不成活计,肯定要被费孝通先生批评呢。”大伙呵呵呵地笑了。

去年11月29日,州委统战部课题调研组一行在这里蹲点采访调研了一整天,但关于费孝通先生的那些典范式的调研佳话获得的不是很多,其原因主要是两点,第一,当年费孝通先生和张之毅先生一起来调研的时间是1939年8月,离今天已经有81年了,曾经给费孝通先生和张之毅先生做饭的张正美也已经去世多年,与费孝通先生有过交往的马以宝、马以正二位老人也逾90余岁,身体不好,几乎不能再叙当年与费孝通先生的交往的那些往事了。第二,费孝通先生当年在李珍庄调研的时候,留下来的琐忆甚少,加上当年那些半大的娃娃也不知道费孝通是什么人,从哪里来,来干什么,为什么来,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是云南大学的教授。村里的人也各自忙于各自的活,没有过多地去关注和接触费孝通先生。自然,大家也就不怎么关注费孝通在村里的行踪和交往的琐事了。知道费孝通先生是一个著名人物的时候,已是20世纪70年代80年代的事了。

那晚,来张国春家座谈的人挺多,张国春、张国华、张国保、周继平、张光洪、李家生、李国才等几个男的围坐一起聊着费孝通的那些往事,在屋檐下我你一句我一句侃着从长辈那里听来的关于费孝通先生的一些点点滴滴的往事。女的在院落里拣择冬早辣椒。

已经有67岁的小栗树村的李国才特意带了《禄丰文史资料》(第二辑)一书,他很自豪地说:“这本书里有我二大爹张正美讲述他与费孝通先生的往事,是我姑娘专门采访二大爹写出来的。”

“你姑娘在县志办工作吗?”

“没有,她是教书的,但爱写。”李国才说。

“你二大爹跟你们讲过关于费孝通先生在村里开展田野调查的让你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哪些?”我问道。

“现在,生活比那个时候不知好几十倍,都住上了崭新的砖房了,家家房屋都建盖得漂亮舒适宽敞明亮。”周继平说,“我是从李珍庄村搬来小栗树村的,这些地方建盖房屋还是很困难,过去是完全盖土木结构,木头又找不着,难买,还贵,盖房子成为村里的最愁的事情。”

张国华是当年给费孝通先生和张之毅先生做饭的张正美的二儿子,不善于言辞,总是静静地听张国春讲。但那晚他喝了几口酒似乎更来精神,话匣子便打开了。

“我父亲一直讲的最多的一件事是费孝通先生他们当年那种艰苦的条件艰苦的时代吃荤的艰难。”他说,“我父亲一个月带他们到易门街上买一次米,顺便买上一小块牛干巴……”

“对,牛干巴是要用油炒,但他们那时候没有油,牛干巴没有油炒怎么吃啊……”村民小组组长李家生插话道。

“没有炒牛干巴的油,这是一个困难,另一个困难是他们买的牛干巴也是一小块,也就是三个人一顿也不够吃的一小块。他们怎么办呢?”张光洪抢过他们的话题说道。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讲着费孝通先生当年在李珍庄村开展调查研究时的艰苦之事情。

“没有油炒牛干巴他们怎么办?把牛干巴切成片,切了几片?三片!三小片。”

“放在一个碗里,在饭头上蒸。蒸熟了,撒点盐巴,一人一片,多的没有。生活就是那么艰苦啊!”

“我爸爸说了,他们三个人一个星期吃一次荤,一次荤,就是每人一小片牛干巴,一小片没用油炒的牛干巴。”张国春说,“每当讲起这些艰难的往事,父亲总是很感慨。他当时根本不知道费孝通先生是什么身份,来自哪里,调查研究的目的是什么,什么也不知道。哪知道他后来当了那么大的官,影响那么大。”

“我佩服费孝通的精神,佩服他那么认真、那么执着、那么吃得苦。现在想想,为了要我们村的情况搞清楚,他们可以住上个把月,住,自己解决,吃,自己解决,没有油,自己克服,没有肉,自己克服。那是一种什么精神啊!”

我算了算,大概费孝通先生在李珍庄村调查研究期间吃的每周一小片的牛干巴是他的最美味,也是最艰难的写照。

那晚,来参加座谈的没有哪个不颔首,没有哪个对此不感到敬佩。

一周一次荤,一次一小片无油煎炒的牛干巴。这是何等的艰苦和何等的毅力。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