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孝通:“这个调查,要抓紧搞!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就写信给我。”

日期:2020-11-11来源:楚雄统战网作者:杨春华点击:3936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禄易双村星宿畔,青秧绿竹接山峦。

喜看故地换新装,今日重来童叟欢。

这是费孝通先生1990年5月重访“禄村”时在禄丰留下的题诗。

盛夏五月的禄丰坝子,绿草茵茵,青秧泛波,阵阵蛙鼓,金山坝子一派生意盎然的景象。

26日上午,费孝通先生第三次到他阔别52年的“第二故乡”“禄村”,受到州县党政领导及群众的热情欢迎。

在禄丰县招待所的会议室,刚一落座,费孝通先生就对大家说:“52年了!几次想来,但来不了。我这次是来看看老地方,看看老朋友。”他对开展《禄村农田五十年》调查的同志们说:“就先听你们讲讲吧!”当天中年,费孝通先生不顾旅途疲劳,听取了参加“禄村”调查的同志对禄村、易村调查情况的汇报。虽然时过52年,但费孝通先生对大北厂的一些人还记得很清楚、时时插话,一一说得出村里不少人的名字,不时询问一些村里的人、村里的事。

大北厂村的施绍顺也参加了汇报会。会间,施绍顺紧紧握着费孝通先生的手激动地说:“费博士!现在大北厂村上了年纪的人都还记得您!”费孝通先生听了哈哈大笑:“那时我才28岁,刚刚从英国回到昆明,一个多星期后就来到大北厂村调查了。”又说:“我真想念你们啊!很想和当年的老朋友在一起冲嗑子。”费孝通先生说出这一句地道的云南土话时,引得在座的人一阵欢笑。接着,费孝通先生仔细询问施绍顺当年的熟人哪些还健在,哪些已过世。当施绍顺谈到费孝通先生书中的小学校长就是他父亲,小学教员就是他舅舅时,费孝通先生说:“哦!你的外祖父出殡时我还照了像印在书上,可惜这次没有带来,下次带来给你。”施绍顺说:“那时我只有12岁,您是否还记得,有一次我背着书包去上学,您叫我带您去参加洞经会,路上您还买给我一个小饼子。到了洞经会,您就去看老先生写的表,还挂了功德。”费孝通先生听了高兴地说:“记得记得!”说着就用手比划出吹洞经的样子来。会场上充满了欢快、融洽的气氛......

27日中午,费孝通先生在省州县有关领导的陪同下到“禄村”(大北厂村)。

当费孝通先生的身影出现在村口时,村民们兴奋不已、奔走相告。费孝通先生亲切地拉着老人们的手说:“太想你们了!变化真大啊!”在办事处,费孝通先生听取了党支部书记宦祯如的汇报。费孝通先生一边听,一边在笔记本上记着,时而询问一些细节。当他听到三分之一多的村民已建盖新房时说:“吃的和穿的有没有问题?还有没有缺粮户?五保户有没有?”宦祯如回答说:“现在粮食家家都够吃,缺粮的只有两户,都是有特殊情况的人,还有两户五保户,已在镇上的敬老院了。”费孝通先生听了十分高兴,又问:“全村人均纯收入有多少?”见宦祯如一时答不上来便说:“就说你家一人一年有多少现金收入。”宦祯如想了想说:“不下1000元。全村300多户人,200多户有存款。当问到对政策有什么要求时,宦祯如汇报说:“群众对党的政策很满意。现在就是需要治理治理西河,把河道改直,可增加好地好田400多亩;其他还需要为教师建盖一点宿舍。”

听完汇报后,费孝通先生又与身边的几位老人亲切攀谈。74岁的章文华说:“费博士,那时您比较喜欢到村里的碾坊附近转。有一次我背谷子路过那里,您同我打招呼,问我:“有多重?'我说:“您背背看”。您背了几步说:“我背不动了。”费孝通先生爽朗地笑起来了,还比划了一个背的动作说:“想起来了,是的,我背过谷子!”章文发又说:“感谢共产党,感谢您的大恩大德,这几年大北厂的生活越来越好过,通了自来水,用上了水泵。过去吃田里的脏水,现在家家用上了干净卫生的自来水,灌溉条件已经很好,今年立夏就关了秧门了。”这时,王应科老人又主动坐拢费孝通先生,拉着他的手说:“我是您书中写到的那个吹洞经的人。您来村里调查时,村里一半多男人吹大烟。解放后,感谢共产党领导,彻底戒掉了,身体也好了;过去赌钱的人多,现在也没有人赌了。教育上变化更大,过去我当小学教员时,学校只有我一个老师,30多个学生,现在中学小学都有了。”费孝通先生听了说:“不容易啊!变化真是大、真是大!”大家抚今追昔,感慨万千,共同称颂共产党领导的好,社会主义制度好,改革开放好。

座谈会开完后,费孝通先生又到村子里走走,看看。他先来到他当年第二次住过的房东家,一间一间地仔细观看,看到房子已经翻修屋内有了组合柜、沙发、电视机时,费孝通先生欣喜地说:“变化太大了,我真高兴。”他拉着当年房东孙女的手问这问那感概地说:“我认识你家五代人了!“接着费孝通先生又来到他当年第一次住过的房东家,仔细看了当年住过的小屋、庭院,与房东家亲切交谈,抱着小孩一副依依不含的模样,还与全家合影留念。最后去参观了王建国开办的塑料厂。王建国是当年费孝通先生房东的侄孙。费孝通先生高兴地看了塑料厂的整个生产流程,还看了产品塑料桶、搓衣板、农膜。第二天上午,费孝通先生又专门把王建国找到住处促膝长谈,听王建国介绍他的创业史和他在搞建筑、办工厂、开旅店过程中经受的忧与乐,以及他对今后发展的设想。费孝通先生对在场的人说:“王建国虽然只是小学毕业,但给我很大启发,我要拜他为老师,他提出的问题,我们要作研究。”“乡村工业发展的道路有共同性,特点差不多,调查组的同志要好好总结对比,扎扎实实调研,好好把这些最基层、最一线的问题和困难搞准、搞透,把解决问题和困难的思路提出来,认认真真地把事关咱们老百姓的困难解决了。这是我最大的愿望,也是我一直在努力地做的事情。”

30日,费孝通先生一早便冒着蒙蒙细雨,乘车前往川街乡,追寻当年“易村”调查的足迹。

“易村”即李珍庄村,当年费孝通先生来此做“田野调查”的时候属玉溪市易门县所辖,故学名取作“易村”,后划禄丰县所辖。1938年10月,费孝通先生和张之毅先生从昆明到“易村”,行程200余里,而今,交通条件大为改善,公路已快接通“易村”。但由于连日大雨,车子只能到乡政府,“易村”的几位老人和村干部赶到乡里与费孝通先生相聚。费孝通先生在雨中与迎上来的乡村干部和老人们紧紧握手。大家都一齐沉浸在美好的往事回忆中。马国忠是“易村”人,微笑着对费孝通先生说道:“‘易村’人民听说您回来,非常高兴!都说‘费博士来了,费博士来了’,现在‘易村’人民生活改善了。过去用天车提水,现在用电力排灌,90%以上的人解决了温饱。”67岁的马德美老人回忆了当年帮费孝通先生煮饭的情景,不好意思地说:“费老师我当时不懂事,饭煮得不好,对不起您。”费孝通先生笑着说:“您煮得很好,希望能再吃到你煮的饭。”马以保老人说:“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学生,经常到您的住处玩,有一次您给我两块“洋糖”,我拿回家分给大家吃。”费孝通先生听后笑着说:“好吃不好吃?”马以保说:“很甜,很好吃。”费孝通先生便从桌上拿些水果糖给他说:“带回去给孩子吃,我下次来再带些“洋糖',我吃你们煮的饭,你们吃我的‘洋糖。’”费孝通先生风趣的谈话,把全场的人都逗乐了。费孝通先生笑着对大家说:“谢谢你们,今天下雨,不能到村里去!有点遗憾。离开你们已经52年了,我经常想起在你们村调研的那些日子和那些往事。今天我很高兴,老朋友都见着了!下次路修好了就可以到村里了。我很想念你们,希望你们生活越来越好起来。”

临行前,费孝通先生把一袋袋糕点和水果糖送到老人们手中,老人们激动得眼眶都湿润了。“今天见面不容易啊,我们照张像吧!”费孝通先生紧紧挽着老人们的手,让随行的记者拍下了一张张珍贵的留影。

上车之前,费孝通先生与大家一一握别,紧紧拉着大家的手反复叮咛道:“这个调查,要抓紧搞!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就写信给我。”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