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特色产业发展 推进农民增收致富---对边远山区少数民族地区转型特色产业经济发展浅析

日期:2020-09-27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振华点击:3466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加快边远山区少数民族地区转型特色产业经济发展,对推动民族地区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社会全面进步、乡村振兴,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受自然环境等客观因素的影响,边远山区少数民族地区在整个加快转型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既面临良好的机遇又面临巨大的困惑。我们一定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落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提升新发展理念,加快抓好高质量发展特色产业经济这篇大文章。

 一、边远山区发展产业短板

初步调查,边远山区少数民族地区特色优势产业发展与其他先进地区相比、与边远山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需求相比,还存在一些短板。一是投入不足,融资渠道不畅,发展资金短缺,产业规模不大,整体效益不高。二是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健全,加工包装、农资产品材料设备较缺,产品不丰富。没有品牌,没有统一的规范标准。农村物流体系不健全。三是加工企业绝大部分规模小,档次低。生产设备相对落后,造成产品生产成本高,市场竞争能力弱。四是农产品加工企业生产产业化程度不高,企业间合作不紧密,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化生产。五是特色优势产业发展基础薄弱。绝大部分边远山区,产业发展基础薄弱、市场配套建设滞后、交通运输条件受限、物流运输成本偏高,对获得信息、技术、管理、市场的能力不强,缺乏完善的水利、电力、道路、通讯等设施,支撑产业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不能满足产业规模发展的需要;缺乏完善的农业市场、信息化系统,没有一套规划布局合理的市场体系;缺乏完善的市场基础设施建设体系,难以满足农产品市场交易要求;缺乏统一规划的信息化建设,农村基层没有相应的软硬件设备来完成信息的收集、处理与传播;缺乏完善的信息网络配套设施,产业发展信息难以进村入户,农村群众获取信息渠道狭窄,既无法及时了解外部市场信息,本地的资源优势、农产品等信息也无法及时有效地传播出去,全面消除农村与城市之间的“信息鸿沟”任务繁重。

二、边远山区产业发展举措

产业发展是实现农民增收的经济之基、发展之魂,必须把脉产业发展之路,创新战术战法攻坚克难,确保产业发展抓在“点子上”“根子上”,不断增强边远山区群众自我“造血”功能,坚决打好产业发展这场硬仗。

(一)筑牢产业发展创新思路转型。产业发展是一种“造血”的发展转型,通过它可实现农村经济发展、实现边远山区农民的长期稳定就业,对于激发边远山区农民的内生动力、提高发展质量效果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意义重大。各级各部门要充分认识发展产业的重要地位和基础作用,切实把发展产业作为边远山区农民致富的核心举措和首要任务抓紧抓实,筑牢“发展一个产业、带动一方经济、富裕一方群众”的理念,按照“产业特色化、产品精品化、产出效益化”的要求,坚持用产业带动边远山区农民引入市场、用集约运作提升发展质量、用政府保驾护航规避市场风险,遵循市场经济规律,顺应消费群体需求,创新推广行之有效的产业发展转型,因地制宜、选准产业,加快发展、激发内力,干部带头、支部引领,善用资金、加强管理,加快建设一批特色产业基地、大力发展一批深加工农产品、积极培育一批区域性品牌,提高产业发展市场竞争力,充分发挥产业发展促进边远山区经济发展和农民群众持续增收的作用,切实把产业发展推向新高度。

(二)筑牢产业发展特色品牌转型。一是推动产业实现差异化、精细化发展。要根据边远山区地域资源优势,突出区域产业发展的特色,避免发展单一产业,发展差别化产业项目,结合群众需求,促进产业发展差异化、精细化发展。二是强化农产品品牌建设。新建和改造提升产业基地,推出优质品牌农产品,培育优秀区域品牌,建立品牌销售窗口,通过媒体宣传介绍特色农产品。

(三)筑牢产业发展市场竞争转型。以“突出产业重点、体现地方特色、选准产业项目、延伸产业链条、形成产业优势、推进产业升级”的立足点,牢固树立“全产业链发展、全要素链融合、全责任链压实”的思路,大力发展绿色优势产业,积极构建“短期能增收、长期能致富”的产业发展新转型,为巩固脱贫成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坚实的产业基础。紧紧围绕边远山区资源禀赋、产业基础、市场空间、环境容量、区位优势、交通条件等要素,立足产业基础,做足特色文章,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大力发展绿色产业。重点发展以玉米、烤烟、蔬菜、畜牧业、经济林等五大重点产业,推进农业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品牌化发展,建成一大批规模经营的产业基地。坚持因地制宜,优化产业布局,瞄准市场需求,调整种植结构,大力发展花椒、核桃、茶叶、大豆、果品、药材等特色产业,着力在产业选择方面形成“长短结合、以短养长”的产业格局,扩大产业覆盖面,提升产业发展综合效益,促进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四)筑牢产业发展融资保障转型。坚持把农业农村优先发展落到实处,将资金筹措作为产业发展的关键一招,努力在聚合上下功夫,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刀刃上,充分发挥“四两拨千斤”的撬动效应。建立新型市场化扶持机制,探索财政支农项目资产收益扶持转型,以农业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为载体,以资产股权为纽带,通过财政支农资金形成资产股权量化方式,赋予边远山区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财产权和财产收益权,让农民变成股东,确保农民稳定盈利,拓宽农民增收渠道,探索财政项目资金支持新路子。探索建立金融支持机制,创新“政府+金融机构+经营主体+农户”产业发展模式,设立产业发展贷款风险补偿基金,以1:10的倍率放大,为吸纳农户发展产业的经营实体提供贷款支持,着力将金融支持打造成为“金融政策落地”的试验田、“金融普惠实现”的试验田、“信用价值彰显”的试验田,“风险防控有效”的试验田。创新资金投入机制,积极推行“改补为贷”“改补为借”双线金融支持转型。即“改补为贷”就是将部分财政支持资金注入担保公司,建立“政府+担保公司+保险+银行”的四级联动机制,加强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为有发展愿意、发展能力的农户提供贷款支持。“改补为借”就是将部分财政支持资金作为产业发展周转金,实行借款发展有偿使用制度,由村集体创建经济实体,负责组织农户发展产业,构建“责任有落实、措施有保障、经费有来源”的管护机制,实现村集体有钱为民办事、农民有经济收入的目标。创新财政资金使用方式,在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探索支持资金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三权分置”,将投入农村的发展类、支持类资金“捆绑整合”,量化为村集体或农民持有的股金,投向产业效益好、发展前景广的各类经营主体,让农户享有股份权利,获得稳定收益的同时,使经营主体获得资金支持,增强产业发展新动能,产生“一石二鸟”的效果。创新推进产权流转交易平台建设,以州、县、乡(镇)三级联动的农村产权电子化交易平台为重点,打通“互联网+农村产权交易”通道,明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住房所有权、林权、“四荒”使用权、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等交易品种,激活农村沉睡资源,拓宽农村融资渠道。创新建立产业发展投融资体制机制,科学谋划、包装农业产业项目,积极争取上级产业支持资金,探索建立“PPP模式+产业发展”机制,通过产业引导、支持担保、金融支持、公司参与,引导和撬动社会资本参与支持产业发展,着力培育区域特色强、竞争能力强、附加值高、成长空间大、带动作用大是产业集群,形成稳定增加边远山区农民收入的长效产业,实现农户、实体企业、金融机构等多方共赢。

(五)筑牢产业发展技能培训转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依靠农民,发展为了农民,把农民增收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引导农民投身产业发展的大业中,着力在培训农民上突出抓好精准培训,切实增强农民参与现代农业的自身素质和综合技能,打造一批“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会管理、能示范”的新型职业农民。坚持因人施培准,不搞“大课堂”,根据农村人口的年龄结构、知识水平、参培意愿,分不同的层次、类型、方向开展针对性培训。坚持因产施培准,不搞“一锅炖”,围绕发展的主导产业,开展精准培训。坚持因岗定培准,不撒“胡椒面”,根据岗位实施“精准滴灌”,通过课堂演示、现场示范、情景教学,一对一,面对面,手把手进行传授,让农民真要学,要真学,学到管用的真本领,提高农民发展产业的能力。探索“公司+基地+种养殖户”“学校+合作社+农户”等培训模式,推进固定课堂、流动课堂、田间课堂、网络课堂一体化建设,通过采取“实例教学+模拟训练”“学校授课+基地实习”“田间培训+生产指导”等方式,加强对村民文化知识、商业知识、农业技术、科技知识等方面的教育。支持边远山区地区企业、行业协会等机构对产业工人、村民有针对性地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和培训。鼓励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业,将先进的市场经济思想意识带回乡村发展产业,带动边远山区群众增收致富。

(六)筑牢产业发展文化旅游转型。旅游业是永不衰落的朝阳产业,是推动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的先导工程。旅游产业是资源消耗低、带动系数大、就业机会多、综合效益好的战略性产业。对于边远山区少数民族地区这一后发展地区而言,旅游产业是最具资源优势、发展潜力最大的产业。加快经济转型,旅游产业是重要的着力点。一要加快旅游规划。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充分认识发展旅游产业是促进贫困山区县域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各级上下要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充分发挥民族地区多元文化旅游资源优势,按照“民族风、山水画、田园诗、文化歌、生活曲、梦幻情”的基本思路。做好《旅游产业发展规划》编制及重点景区景点建设规划编制,要把乡村特色旅游开发与振兴乡村战略结合起来,通过“农业+旅游”发展转型,把旅游产业培育成民族地区的重要支柱产业,通过旅游产业带动更多边远山区群众走上增收致富路。二要加强民族文化与旅游开发紧密结合,助推旅游产业提档升级。立足边远山区民族地区资源优势,自觉将旅游规划和开发建设根植于民族文化的土壤中,把各民族文化抽象品牌按照市场需求和旅游要素的配套条件具体化、产品化,构建衍生出具有市场吸引力和感召力的旅游产品,满足旅游者求新、求知、求乐、求异的文化和精神需求。依托民族地区各地特色鲜明的民族文化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以国家民委组织的民族文化、民族团结、生态旅游特色村寨建设为突破口,开发集自然风光、民族建筑、民俗活动、民族饮食、民族风情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或专门性的民族文化生态旅游村,同时通过城乡文化互动平台,加大民族文化宣传活动,将旅游与民族文化产业发展成为相互拉动的孪生兄弟和有效平台。依托民族山区的生物资源优势,结合独特的各民族饮食文化特色,开发地方名特食品、风味小吃等为主的民族饮食文化旅游商品,通过在主城区建设民族美食、民族服饰、民俗等文化街区,提高民族文化的影响力。通过开展地方特色食品、餐饮企业的活动,推进旅游餐饮规模化、产业化发展。通过定期组织民族地区名特美食展示、烹饪技艺表演活动,提升旅游餐饮的民族文化内涵和旅游企业的市场竞争力。三要坚持以特色为根本、以文化为灵魂、以效益为目的,立足乡村资源禀赋优美环境、绿水青山、良好生态等稀缺资源,按照资源“产品化”、产品“乡土化”、市场“差异化”、运营“规范化”、服务“组织化”的要求,积极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业,着力在饮食农家化、氛围农村化、环境生态化的基础上创特色、提水平、优服务,让乡味更香、农味更浓,让游客沉浸在“有血有肉”“活的乡村”环境中,推动由主要“卖产品”向更多“卖风景”“卖文化”“卖体验”转变,增强乡村旅游的生命力,促进边远山区群众增收致富。积极引进有经济实力、有社会责任、有奉献精神的龙头企业到边远山区发展产业,建设“产业超市”和“产业车间”,实现企业与边远山区群众共赢目标。

(七)筑牢产业发展科技含量转型。始终农业技术服务放在产业扶贫的突出位置,通过建章立制,创新举措调动各级农技人员、农业科研人员主动参与带领产业发展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支持他们在农村广阔的天地建功立业,为农业产业发展筑牢基石。深入实施农业专家服务三农行动,定期选派部分州、县农业科研院所、农技服务人员深入边远山区一线,走入千家万户,脚踏田间地头,加强对产业发展把脉问诊,扎实开展技术服务咨询,广泛传授农业实用技术,努力提高农民的科技素质,让边远山区群众借助外力的支持,实现拉一把能“站”起来、松开手能跟着“跑”起来,让边远山区群众融入新型农业生产体系和经营体系,完善利益联结机制,推动新型主体与边远山区群众的双赢发展,努力做到村村有产业、户户有项目、人人有活干,增强边远山区群众发展内生动力。

(八)筑牢产业发展专业组织转型。按照“强龙头、创品牌、带农户、促增收”的要求,以农业龙头企业为龙头,以农民合作社为纽带,以家庭农场、种养大户为补充,培育健全联农带农、强农富农的市场经营体系,引进社会资本投入农业领域,打造引领农业转型升级、农民增收致富的主力军。健全完善产业发展机制,找准产业项目与边远山区群众增收的结合点,建立边远山区农民分享产业发展红利的有效机制,切实把边远山区农民精准受益作为产业发展红利的必备条件,作为龙头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给予财政投资的前置条件,走边远山区农民固定分红、产品保价收购、利润再分配的发展之路。要实现“100%的村有合作社、100%的合作社有产业、100%的农户加入合作社”三个100%保障,培育壮大农民合作社,推进合作社实现组织形式创新、产业业态创新、运行机制创新,让合作社成为农民抱团发展的主阵地,着力构建“做给农民看、带领农民干、帮助农民赚”的发展格局。要以“发展一个农民合作社、对接一家龙头企业、激活一方特色产业、富裕一批山区群众”的着力点,大力培育壮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突出一个“联”字,创新发展模式,深入开展股份合作,完善利益联结机制,构建“企业+合作社+基地+农户”经营联合体,引导农民以土地、资金、技术、劳动力等要素入股方式密切合作关系,积极帮助新型经营主体节约组织成本、建设成本、时间成本,有效保证产业扶贫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促进小农户对接大市场,变单打独斗为团队作战,提升农民应对市场话语权,增强小农户搏击市场大潮的能力,从而分享更多的农业产业发展增值收益,探索形成“产业壮根基、红利管长远”的产业扶贫模式,充分发挥产业发展的“造血”功能和“利长远”的作用,着力将龙头企业、合作社、边远山区农民结成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使边远山区农民“有业可从、有企可带、有股可入、有利可获”,增加农民的租金、股金、薪金收入,促进边远山区群众增收致富。

(九)筑牢产业发展产销对接转型。重点抓好“产销对接”产业发展,健全风险防控机制,增强产业抵御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的能力。高度重视农产品销售问题,通过建立产销对接体系,成立产销工作专班,负责市场信息搜集发布,精准研判市场行情,开展农产品产销对接活动,有效衔接协调供需双方,破解市场信息不对称、农产品产销脱节和卖难的问题,切实减少销售环节,不断降低物流成本,打通农产品销售“最后一公里”。组建农产品销售团队,有选择地在全国大城市设立边远山区农产品实体门店,大力推销边远山区农产品,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破解农产品低价滞销的问题。创新生产销售模式,按照“以需定单、以单定产、以产定扶”的要求,大力发展订单农业、定制农业,促进农超、农校、农批、农企、农商对接,建立稳定直供直销机制。抢抓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建设机遇,推进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发展电商企业,创建产品展示交易平台,实现边远山区服务平台全覆盖,为贫困农户提供“买、卖、推、缴、取”等服务。开设农特产品网店,撬动线上线下销售“双轮驱动”。推行“产品上网”和“网上直销”模式,采取“电商企业网上接订单、农户家门口搞生产”的方式,鼓励更多边远山区农民参与网络创业,推动“草根经济”向“品牌经济”转变,帮助边远山区农民实现增收,让农民群众有尊严、有干劲、有门道地实现小康社会。

(十)筑牢产业发展利益联结转型。充分尊重人民首创精神,着眼共享,突出“变”字,大胆探索,勇于创新,加快推进“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农村“三变”改革,积极推进“三变+特色农业” “三变+深加工”“三变+乡村旅游”等发展模式,探索发展多种形式股份合作,发挥聚合规模效应,激活农村资源潜能,激发农村发展活力,拓展农民增收新渠道。坚持以股权为纽带,探索“三变+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三变+龙头企业+农户”“三变+合作社+农户”“三变+平台公司+合作社+农户”“三变+平台公司+农户”等经营方式,以股权形式入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让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平台公司、农户结成 “联股联业,联产联心”的利益共同体,让农民得到实惠,让集体经济组织得到红利,让企业发展得到壮大,构建实现多方共赢的良好局面。按照“整合资源、盘活资产、用活资金”的要求,鼓励村集体组建农村土地股份制合作社,把农户零散土地集中流转实行集约化管理,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转包新建项目发展现代农业,农民按约定收取土地租金,合作社通过采取“股份+合作”“底金+分红”的方式向村民分配收益。

 (十一)筑牢产业发展党建引领转型。坚持以“强党建促发展”为重点,以整治软弱涣散党组织为抓手,严肃组织生活,规范工作流程,切实强化基层组织党建,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广大农村群众的“主心骨”,决胜脱贫攻坚的“领路人”。坚持不拘一格,任人唯贤,扩大选人用人视野,从返乡创业大学生、退役军人、致富带头人等人群中择优选拔,配强基层“两委”班子,塑造强有力的基层组织,夯实基层组织根基。按照“力量联强、工作联抓、资源联享、产业联动”的思路,探索将地域相邻、产业相近、资源互补的村联合起来,组建“党建联合体”,构建“以强带弱、抱团发展、资源共享、协调推动、合作共赢、引领致富”共建共享机制,实现所有产业链、合作社和生产小组党的组织和党的工作全覆盖,汇聚起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合力,助推边远山区农业产业做大做强。

作者简介:李振华,1963年12月26日生,男,彝族,党员,大学,西南林学院毕业,云南省牟定县人,参加工作至今:工作严谨,兴趣广泛,博览群书,谦虚自信。善于研究基层党建,勤于研究“三农”工作,乐于研究文学艺术。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