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树之殇

日期:2019-11-14来源:投稿作者:李云祥点击:4135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我的家乡在云南省禄丰县勤丰镇马街村委会。家乡各自然村组环小山包坐落,东邻春城---昆明,西傍成昆铁路;东见武易高速公路,西瞧长广高速公路。碧波荡漾的黄坡水库如翠绿的翡翠沿西、西北、西南三面环饰着它。家乡房屋密集,人口稠密,也算人杰地灵之地吧。家乡让我骄傲的不是某人、某事,而是记忆中小山包顶,环绕马街小学的二十余株古树——古黄连茶树[学名:黄连木(Pistacia chinensis Bunge)别名:黄连茶]。

黄连茶树古老、高大、苍劲。它们伴我度过了无数美好的童年时光,让我引以为骄傲。

我才记事时这些黄连茶树就让我印象深刻,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影响的。

也许是黄连茶树古老的气息影响的原因吧。这些黄连茶树虽然大小不一,但是都布满了粗糙的树皮,一块块、一条条,勾勒出深深的纹路,就像爷爷、奶奶额头久经风霜的皱纹。这些黄连茶树虽然高矮不一,但是都有各式各样的树洞,深的、浅的、大的、小的,奇形怪状、等等不一:深的,洞内黑漆漆的,伸手摸不到底,正是鸟兽、虫类的栖身之地;浅的,有的积满了灰土,淘气的小花、小草、小树,不知何时悄悄地爬了进去,生了根,发了芽,我们常常想采摘下漂亮点的花草来栽种,但它们都是长在树干上高不可及的地方,我们也只有随时留意着欣赏欣赏了;有很浅的不积灰土,专积雨水,大雨过后,清幽幽的雨水会存留好几天,我们玩累玩渴了,都会撅着小嘴轻吸个够,那水的甘甜,树脂的清香都一股脑地吸进体内,溶为了一体,这特别的味儿永远铭刻在我记忆的里程碑里;大的,可以容得下人们爬进爬出,是我们顽童躲猫猫(捉迷藏)的好地方;小的,都露出了黄连茶树肌肉的古老沧桑,有的肌肉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裂纹,有的肌肉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虫洞,有的肌肉直接腐烂成漆黑的树泥,让我们很容易就能认得出它们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沧桑岁月。

也许是古黄连茶树的高大吸引了眼球的原因吧。这些古黄连茶树,最大的要七八个大人手牵手才能合围得过来;小的也要两个或三个大人才能合围得过来;最高的枝叶茂盛,有八九十米高;矮的枝叶蓬勃,也有二三十米高。

也许是古黄连茶树苍劲的力量震撼的原因吧。这些古黄连茶树枝叶茂盛,虽然它们的枝干苍老,但是它们却没有一点点垂暮之态,而是尽显刚毅之美。它们就像我们南方饱经风霜的粗犷汉子,总倔强地把根深深地扎进脚下的红土地里,不管风吹雨打,总顽强地挺直腰板,站出各种醉人的身姿。最能体现这些古黄连茶树美感的是它们的根。这些根部,大的如卡车般一样大小,小的比脸盆还要大,形状如手掌的、如蜘蛛的、如螃蟹的……都伸展着横七竖八的根,向地面四面八方延伸开来,又死死地抓住红土地,一头深扎进去。形状如磐石的、如石鼓的、如石柱的……都害羞地把那奇形怪状的根深藏在了红土地里,给我们留下了无限的遐想。最大的根部大如卡车,形如八爪章鱼,舒展开的触手狠命地抓向红土地的深处,犹如逮到了一个巨大而又垂死挣扎的猎物,身上却轻松自如地托住巨大的树干、茂密的树冠,透射出的是征服一切的巨大力量,是诱人的阳刚之美。

上学后,古黄连茶树下成了我们玩乐的天堂,古黄连茶树也成了我们不可缺少的好伙伴。

古黄连茶树的叶子如椿树叶似的,只是古黄连茶树的叶子更细小,细小的叶子加上高大的树干、密集的枝杈,古黄连茶树把整个树冠都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秋天各种雏鸟已经长大,喜欢躲藏在古黄连茶树稠密的枝叶之间,各种稀奇的昆虫出没于古黄连茶树周围,这正是我们顽童赏鸟、捉虫的最好时机。

喜喳儿[学名:喜鹊(Pica Pica)别名:喜喳儿]在古黄连茶树冠之巅,成双成对地嬉戏欢唱,歌声悦耳动听,正是我们想捉来饲养的首选鸟儿;鸟巢建在高处树洞里的八哥[学名:八哥(Acridotheves cristatellus)别名:黑八哥],三五成群地出入在其巢穴周围,并争先恐后地比弄着婉转的歌喉;凶悍的霆灵哥[学名:黑卷尾(Dicrurus macrocercus)别名:霆灵哥]尖叫着驱啄一切进犯其领地的敌人,就连大型鸟类喜喳儿、老哇儿[学名:乌鸦(Corvus)别名:老哇儿]都是它们驱啄的对象;形只影单的土画眉[学名:棕背伯劳(Laniusschach)别名:土画眉]独占一个有利的枝头,伸长脖子,变换歌喉,婉转地唱着不同的歌曲;头戴橄榄色头巾,身穿棕黄色衬衫,外套翠绿色大衣,一双机灵的大眼睛,一对棕红色的大爪子,一张橘红色的大嘴又尖又长的大绿翠[学名:翠鸟(Alcedo)别名:大绿翠;大绿zhuǎ]既漂亮又威武,它经常飞到古黄连茶树上,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地欢唱几声;不识时务的老哇儿也会时常光临古黄连茶树冠之巅,哇—,哇—,哇—地欢叫一气,而打破林间和谐的奏鸣曲;夜幕刚降临,盐老鼠们[学名:蝙蝠(Vespertilio Superans Thomas)别名:盐老鼠]就爬出树洞,无声地翱翔在墨色的夜空中,在林间、在枝头、在空中急速掠过,如下雨前的小燕子们低空疾驰飞掠,也如下雨前密集的蜻蜓灵巧飞闪,只有掠过头顶,划过耳边才能听到它们呼扇翅膀发出的微弱声响,刚宁静下来的林间又被这些夜的精灵们渲染得生机勃勃;深夜,老恨夫[学名:猫头鹰(Strigiformes)别名:老恨夫]偶尔会躲藏在古黄连茶树上,咴—呜,咴—呜地恐吓着不肯入睡的小淘气包们……

这些可爱的小精灵们让我们眼馋得要命。我们总想用先进的武器——皮枪(弹弓,小淘气们自制的)打下几只来饲养,但都因为古黄连茶树高、枝密,所以我们从来没有成功过,我们也就只能眼馋地驻足观赏观赏这些可爱的小精灵了。

昆虫是古黄连茶树直接馈赠给我们的宝贵礼物。

夹夹虫[学名:锹甲(Lucanidae)别名:夹夹虫]有大的、小的、黑的、黄的、花的、翠绿的,它们最威猛的就是前颚长出的一对大夹夹,大夹夹有如鹿角的、有如鹰嘴钳的、有如牛角的,让我们见了就爱不释手;大绿虫[学名:绿罗花金龟(Rhomborrhina unicolor)别名:大绿虫]浑身翠绿耀眼,是我们最爱捉来进行飞行比赛的昆虫,和大绿虫类似的甲虫还有黑的、花的、灰的、黄的,但是这些甲虫都不如大绿虫漂亮、爱飞;古黄连茶树底下的红土地里也有可爱的昆虫,我们移开马粪(或牛粪)堆,就能挖掘出头部的角长得如三角龙一样的大锥头[学名:蜣螂(Scarabaeidae)别名:大锥头(雄性蜣螂)]、头部如铁铲一样的铲铲头(雌性蜣螂)、货郎蛋儿(蜣螂的一个种类,会一边走一边叽叽怪叫的)……这些甲虫都是斗虫时的优秀选手。

在这收获的季节里,每天都有三五成群的小伙伴把捉到的昆虫分类进行比赛——斗虫。或顶架比赛,把两只不爱飞的昆虫头对头摆好,并挠着它们的屁股前行,进行顶撞,掀翻的、撞到一边的输。夹夹虫对夹夹虫、夹夹虫对大锥头、大锥头对铲铲头……比赛精彩极了。大夹夹虫几乎是所向披靡,也只有大锥头偶尔能敌得过它,因此大夹夹虫、大锥头是我们最希望捉到的。或飞行比赛,把两只爱飞的昆虫拴上细线,坠上同样的轻巧物件,看那一只昆虫飞得最远就赢。大绿虫对大绿虫、大绿虫对大黑虫[学名:暗蓝异花金龟(Thaumastopeus nigritus)别名:大黑虫]、大绿虫对灰甲虫、大黑虫对花甲虫……我们各自跟着自己的选手,一边跑一边叫:“快飞!加油!”赢的又叫又跳,高兴极了,输的也不气馁,正安抚着自己的小精灵呢,为下一场比赛养精蓄锐。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大绿虫(或者大黑虫)对其它甲虫的比赛,其它甲虫懒惰,不爱飞,每赛必输,因此我们万不得已才捉不爱飞的甲虫来比赛。或让爱打洞的昆虫进行打洞比赛。或让爱掐架的昆虫进行咬架比赛……

在这个季节里,我们惊喜地接受着古黄连茶树的无私馈赠,忘我地享受、玩乐,歌声、笑声感染了古黄连茶树,它们也哗哗哗地欢呼、歌唱,并快乐地抛下一片片树叶与我们跳跃、飞奔。亲密的好伙伴——古黄连茶树,总让我们玩乐得忘了准时上学、准时归家,以致于总被老师批评,父母怒打,而且批评、怒打也只能管效一两天。我现在都想不通好伙伴的魅力怎么会那么神奇!

初冬,古黄连茶树的叶子所剩无几,暗红色的叶子把一串串、一簇簇鲜红色的果实衬托得更加鲜艳夺目。温暖的阳光照射到古黄连茶树稍时,成群结队的鸟儿就蜂拥而至,啄食古黄连茶树的果实,如花椒果一样的古黄连茶树果伴着树叶纷纷扬扬地洒落一地。大的、小的、黑的、黄的、绿的、花的,各式各样的鸟儿叽叽喳喳地穿梭在古黄连茶树稍之间,瞬间把林间的宁静、寒意驱散得荡然无存,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热情与活力。这些不知名的鸟儿准时赶集似的欢集四五个星期后,古黄连茶树的果实就被它们扫荡一空,只留下突兀的古黄连茶树述说着另类的美丽。

北风呼啸的时候,古黄连茶树已经光秃秃的了。古黄连茶树最让我们敬畏的是寒风凛冽、阴冷阴天的时候。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向赤身裸体的古黄连茶树,古黄连茶树或呜咽哭诉、或尖厉啸叫、或愤怒怪吼,是古黄连茶树对肆虐寒风地严厉叱责,也是古黄连茶树对狂暴寒风地无情讽刺。但是呜呜怪叫的古黄连茶树,总把教室里的我们吓得瑟瑟发抖。放学了,看到古黄连茶树怒发冲天,腰杆挺拔,双手叉腰,怒叱寒风的天神样。瞧见古黄连茶树呜呜怪叫,手臂挥动武打,要撕碎寒风的杀神样。我们更加胆寒,都拉紧书包带,一口气逃回家去了。

风和日丽的冬晨,和暖的阳光普照大地时,喜喳儿夫妇起了个早,在古黄连茶树巅,硕大的窝旁,一边晒着温暖的太阳,一边梳理着羽毛,时不时还幸福地欢唱几声;八哥已经理毛完毕,正呼妻、带儿地飞离古黄连茶树,去觅食呢;一大群小故雀[学名:树麻雀(Passer montanus)别名:小故雀]团着身子蹲在树枝儿上,慵懒地梳理着羽毛,缩头缩尾地、唧唧啾啾地欢叫着,胖乎乎的身影甚是惹人喜欢;老哇儿时常光临古黄连茶树之巅,哇—,哇—,哇—地欢唱,也成了这个季节的宠儿。这个季节里能捉到的虫子,就是古黄连茶树底,已经落光叶子的寿星果儿[学名:冬珊瑚< Soianum pseudocapsicum L.var.difiorum(Vell)>别名:寿星果儿]树上的星宿屎(不知名的蝶类或者蛾类结的虫茧。老人们说是天上的星星到了晚上就会拉下一粒粒屎,落到了人间就成了这个样子——星宿屎)。我们找到低矮的寿星果儿树,总能摘到两三个牢牢挂着的星宿屎。我们费力地撕开茧壳,倒出如蚕蛹一样的虫蛹,挠着虫蛹的屁股,让它们进行摇头比赛呢。

除了以上这些趣事外,在古黄连茶树下玩游戏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弹珠子[珠子是皮跳子儿树果实的果核。皮跳子儿<学名:无患子(Sapindus)别名:皮跳子儿>]、跳海(本地的一种游戏)、跳绳(绳是小调气们用稻草搓成的)、踢毽子(毽子是用蚕豆叶子扎成的)、顶公鸡架、滚铁环、打嘚啰儿[学名:陀螺(Gyro)别名:嘚啰儿]。我们总把上学、课间、放学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也总是玩得快乐极了。

喜喳儿衔小树枝儿修窝,八哥叼草筑巢时,我们就知道春天到了。不久,古黄连茶树枝头就陆续冒出暗红色的嫩芽,浅红色的花蕾也争先恐后地钻了出来,一串串、一簇簇,比嫩芽还醒目。乘着春风,我们利用古黄连茶树赐给的天然胶水——蜜油儿(树脂),粘做纸飞机、纸坦克、纸风车、纸豆腐块,并进行五花八门的有趣比赛。在我们的欢笑声中,这些粗犷的汉子们也爱美地穿上漂亮的衬衫,有嫩绿的、有嫩黄的、有淡红的,还有嫩绿、嫩黄、淡红、暗红等各种颜色揉合在一起的七彩霞衣。这时,俊美的汉子们轻松地招回了冬天规避的鸟儿们。古黄连茶树林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嚣、热闹。

盛夏,古黄连茶树已经披上了浓浓的绿装,正是各种鸟哺育雏鸟的最好时光,也是林间最热闹的时候,各种鸟最齐全,它们的叫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悦耳动听。憨斑[学名:斑鸠(Turtle Dove)别名:憨斑]咕—笃笃—,咕—笃笃—地欢叫着。老倌好过[学名:杜鹃(Cuculidae)别名:老倌好过;布谷鸟]昼夜嘹亮地欢叫着“老倌好过”或者“老倌倌好过”偶尔也“布谷、布谷”地欢叫一气。老倌好过不但叫声神奇,就连其神秘的身影也很少让我们看到,而我们都认为是憨斑的另一种叫声呢。或者是雏鸟叽叽叽求哺食的欢叫。或者是成鸟厉声警告、驱啄犯境之敌的尖叫……这一迷人的交响曲也许任何一位音乐大师也谱写不出来吧。我们的好伙伴中有掏到大绿翠、八哥的雏鸟养大,并亲密相伴的美事,因此在这个季节里,我们都努力去掏八哥等的雏鸟来饲养,但是都因为古黄连茶树大、树高难于攀爬,或只攀爬上去一丁点就有四五只凶悍的霆灵哥盘旋在我们头顶,厉声尖叫着驱啄我们,我们只好打消这个念头,所以我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没成功地掏到喜欢的雏鸟过。

盛夏的傍晚,盛会一场接一场。太阳一落山,成千上万的大黄虫[学名:棕色鳃金龟(Holotrichia titanis Reitter)别名:大黄虫]就飞临古黄连茶树枝儿上进食、交配,树枝儿上爬满成堆成串的大黄虫,空中也飞着密密麻麻的大黄虫,还离着古黄连茶树老远,就能听到嗡嗡的巨大喧闹声,这种盛会也会让你惊讶的。更美的盛会是倾盆大雨过后又放晴的傍晚,金色的余晖把大地打扮得鲜亮耀眼,空气中飘散着泥土、花草树木的各种清香,闭目轻嗅这些清香,你会感受到无比净洁、无比爽快的圣洁境界。一睁开眼,你就会发觉空中已经有几只呼扇着两对透明大翅膀的飞蚂蚁[学名:白蚁(Temites)别名:飞蚂蚁]了。上下飞舞的飞蚂蚁就像蝴蝶一样翩翩起舞,扇动的翅膀在余晖的照耀下闪着神秘的七色光彩,让我们恍惚进入到了小精灵的童话世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飞行的是既淘气又勇敢的彼得潘;紧随其左右飞行的是可爱的小叮当仙子;飞行中东撞一下,西蹭一下的的是动物仙子;飞得又快又高的是风仙子;翅膀闪着蓝光的是水仙子;翅膀闪着红光的是花仙子;翅膀闪着黄光的是光仙子……我们还没有给飞着的飞蚂蚁们取完名字,更多的飞蚂蚁就飞来了。顷刻间,铺天盖地的都是飞着的飞蚂蚁,似乎这世界都是它们的了。在我们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七八只霆灵哥叽叽地叫喊着来拯救世界了,它们扑扇着翅膀灵巧地旋转腾挪,在空中扑食可口的飞蚂蚁。也许是受到霆灵哥的热情邀请吧,无数的小燕子、五六只大花雀[学名:鹊鸲(Copsychus Saularis)别名:大花雀]、二三只咝咕咕[学名:戴胜(Upupaepops)别名:咝咕咕]赶来赴宴了。小燕子们在空中灵巧穿梭捕食,大花雀、咝咕咕在地上匆忙啄食。一会儿,地上就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透明翅膀和失了翅膀满地乱窜的飞蚂蚁,天空中的飞蚂蚁也少了很多很多。夜幕降临时,这些英雄们吃饱收工了。这时,数不清的盐老鼠们自告奋勇地来接替英雄们的扫尾工作。这奇妙的盛会让我们不禁感叹大自然的无比神奇!

一个下了晚自习的傍晚,整个大地都被漆黑的墨色笼罩着,只有地平线以上的明亮天空让人舒服、亲近。在穿越古黄连茶树林时,我们突然看到一株古黄连茶树挥舞着一对巨大的龙爪,高昂着巨大而威武的龙头,张嘴狂啸着,冲出黑海,腾在空中,正飞驰向光明而广袤的苍穹,要去遨游、探索那神秘的世界。“龙!龙!树龙!”我们齐声高呼着,指点评论着,都被树龙的精神——即使是一株呆树也有冲破灵霄的凌云壮志,深深地震撼了。从此我每晚下自习都要欣赏欣赏树龙,感受感受树龙精神,不觉中,我被树龙精神感染了:我为自己规划了人生蓝图,把眼光放得很远,很远!

我三十五年前与古黄连茶树亲密相伴的美好梦境,被现实的噩梦无情地击碎。昔日雄壮的古黄连茶树林也不复在,昔日林间的欢声笑语也不复在,昔日林间的诱惑也不复在……只留下五株有1180年历史的古黄连茶树苟延残喘地存活在我们先祖残破的坟茔旁,其余有1180年历史的璀璨文明竟然被我们的愚昧无知,被我们的冷漠无情,被我们的狠毒凶残轻易摧毁了。然而我们马街人民竟然还热衷于花巨资打造优美的校园,舒适的村级政府办公环境,却舍不得花半毛钱来拯救我们老祖宗传下的、有1180年历史的璀璨文明——古黄连茶树,都还要叫我们老祖宗残存的神识与滴血的灵魂拯救、保护古黄连茶树。这种行为让我不可理喻!               

上学后,我总认为我们学校拥有古黄茶树林,是我们的骄傲,但是随着经历的事多了,又让我认为我们学校周围有古黄连茶树林而不保护它们,是我们的耻辱。     

寒冬的早上,我们上学几乎都会提着一个御寒的烤火工具——火笼(火笼一种简单的烤火工具,用烂铁碗或烂铁盆拴上铁丝做成的)。一有空,我们都会四处寻找上学烤火用的燃料。一次,我们中的一个淘气包独自一人把火笼里的燃料,倒进最大那株古黄连茶树的树洞里,燃烧后想取优质的火炭,为上学烤火用。因为风大火势旺,火苗竟然从根部的树洞顺着空心的树心往上窜去,所以他知道闯祸了,急忙灭火也已经晚了。村民赶来灭火,竟然也无从下手,也想不出好办法灭火,只能眼睁睁地望着这株可怜的古黄连茶树身上的各个树洞里冒出浓浓的白烟。夜晚,可怜的古黄连茶树身上的各个树洞里喷出红红的火舌。这种现象足足持续了两个月。村民怕古黄连茶树烧倒砸到学校里的房屋,伤到人,就不得于地把其砍倒了。我们的好伙伴——古黄连茶树就这样凄惨地牺牲了一株,它树梢头硕大的喜喳儿窝也没有了,而且从此再也没有了,乌鸦也是再也没有来过。私下里,我们把那个犯了大错的小伙伴臭骂够了,而且都认为他到学校,一定会被老师在校会上批评的,但是此家伙竟然没事。这事让我非常疑惑:此家伙把学校里的大树都烧毁了,怎么老师不批评他呢?每个春季,学校都会组织师生进行美化绿化校园的植树活动,但是就没有那一个校长、那个老师组织学生给周围的古黄连茶树林浇过水,施过肥,除过虫。这时我才清楚古黄连茶树林跟学校没有半点关系,也才认识到:学校周围有古黄连茶树林,我们不去保护是我们莫大的耻辱。             

上高年级时,我们的教室设置在灵通寺里。我这才醒悟过来,我们的学校是依托灵通寺扩建的,古黄连茶树林是我们的先祖们建灵通寺栽种的。建庙栽树:一有纪念的作用;二有界标的作用;三有防风沙、防寒避暑的作用。我不由对祖先们的超凡眼见卓识倍加敬佩,而更加鄙视他们的子孙后代——我们的鼠目寸光。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虽然人们不关心、也不保护古黄连茶树,但是人们和古黄连茶树还是能和平相处,也就是一个无知的小伙伴在无意中毁了一株古黄连茶树,一个冒失的村民修枝、打叉,把一株古黄连茶树弄成龙形了。灾难发生在我离开家乡求学、工作的三十五年间。

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但是人们的贪欲却越来越大。古黄连茶树阻碍到了他们修路,建房,他们就残忍地对古黄连茶树下毒手了。毒手一,把古黄连茶树的尖儿砍了,枝杈砍了,只剩躯干活不成了,冠冕堂皇地毁掉;毒手二,把古黄连茶树的树皮剥光,等古黄连茶树死了,心安理得地毁掉;毒手三,刨根浇毒药,把古黄连茶树弄死,恬不知耻地毁掉;毒手四,拿上先进的伐木工具,明目张胆地把古黄连茶树直接毁掉……

每次回家乡,我看到逐渐少了的古黄连茶树,心都在痛,都在滴血,多么期望村级政府、学校站出来阻止这场杀戮呀!等到的确是无比的绝望!靠我们老祖宗残破的坟茔、残存的神识、滴血的灵魂,才在这场杀戮中救下了五株古黄连茶树。这是我们马街人民的奇耻大辱呀!

近久,我在观看优美的马街小学校园时,看到了灵通寺已经修缮好,并分离出去了。我就游览了灵通寺,并看到了灵通寺修缮纪事碑记有:“本寺始建于公元八百三十七年,属南诏第七代王晟丰祐罗部籍王妃出资所建。”古寺有1180年的历史!古黄连茶树也有1180年的历史了!是唐朝就流传下来的啊!我惊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并狠命地批评自己愚昧无知——我原来一直愚昧地认为古黄连茶树只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对毁树也就嘴上骂骂过瘾,心里咒咒解气罢了。                          

我在惊恐之余,赶快查找多方资料求证。劝丰祐,823年—859年在位,是南诏国第七代国王,也叫晟丰祐。晟丰祐罗部籍王妃——采访了管寺庙的老人才知道,晟丰祐罗部籍王妃是现在云南省禄丰县勤丰镇高寨村人氏。国内有一千多年历史记载的古黄连木:山东济宁市古楷园小区,古黄连木有2400余年的历史;云南省澄江县阳宗镇新街村龙泉寺南侧,云南黄连木王有1210年;云南省禄丰县勤丰镇马街村委会灵通寺周围的五株黄连木有1180年的历史(1180年的历史还是最保守的计算值)。

铁的实证,稀奇的千年古黄连茶树。我在羞愤之中写下此文,期望此文能骂醒我们马街的人民,赶快行动起来抢救古黄连茶树!也期望此文能感动更多的有识之士,热心地来拯救千年的璀璨文明——古黄连茶树!

2019年,马街迎来了可喜的喜讯。各级政府积极审请来资金,以马街灵通寺为名片,打造特色小镇。已经把通往灵通寺老旧窄的小路扩成了宽阔的大马路,还打造了一个精致的灵通寺广场,为下一步马街特色小镇的开发打通了生命之路。马街的智者并为马街特色小镇规划了美好的发展蓝图。这是我们马街人民值得骄傲的喜事!

这真的是马街喜人的大事,但是我更希望马街的仁人志士不要忘记了马街最大、最靓丽的名片——云南省禄丰县勤丰镇马街村委会灵通寺周围的五株有1180年历史的黄连木树。

名称:电话:
共3条评论

发表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19-11-14 10:27:00
保护古树,有你,有我,有他。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19-11-14 13:09:00
好文
留言:匿名发表时间:2019-11-20 12:16:00
满满的童年之天真,凄凄戚戚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