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永远焦虑 ,茶是一种定力

日期:2019-06-11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文:三良 摄影:方丽 王俊 王文林点击:3845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从神农氏的骨头里

长出

一直伸到

陆羽的《茶经》

解千年之毒

临沧,小地方。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临沧,北回归线穿境而过,境内奔涌着个性十足的澜沧江和怒江,拥有忙麓山、马鞍山以及冰岛老寨等等众多不经意就在普洱江湖声名远播的名山古寨。那棵屹立在凤庆县小湾镇香竹箐村头神一般存在的古茶树,据专家们考证,树龄已达3200多年,是目前地球上发现的最古老的栽培型古茶树…………

小地方其实有大气象,因为茶。当然,有茶并不稀奇。临沧,得天独厚的山川与人文,能够孕育出神农氏用来解七十二毒的茶,一点也不稀奇。稀奇的是,早已上升至生活信仰乃至精神层面的茶之饮,至今没有明确的茶之道。

真的有些怪怪。

临沧城凤翔路,街道的拐角处,设计院的楼下,有一家茶室。

茶室不大,但有足够多的好茶以及可人的茶香。除了本地茶人常常光顾,偶尔也会有日本人、美国人或俄罗斯人漫步进来。不同肤色不同口音的男人女人,坐下来一起喝一泡昔归,或者马鞍山。坐拥岁月静好,任尔清风徐来。

这家茶室的名字叫蓝禾清茶,其中的一个“清”字,深得众人青睐。这是李清照的清,也是和敬清寂的清。

和敬清寂,日本的茶道精神。稍微有点儿茶道知识的人,对于日本茶道的四字箴言,基本都知道。

既然和敬清寂是日本的茶道精神,那么临沧的茶道精神,又是什么呢?认真想想,结果突然尴尬地发现:临沧有漫山遍野的古茶树以及一山又一山的好茶,但是……似乎没有明确的茶道精神嘿!

唐代的茶圣陆羽在其茶学专著《茶经》里谈到,茶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关于茶和道的关系,仅此一句。许多喝茶的前辈们,吞吞吐吐地把精行俭德初步确定为华夏大地上的茶道精神。当然,这存在太多争议,而且陆老师也并未明确:精行俭德就是茶道精神。

于是,无数茶人、官人以及文化人,针对茶道精神纷纷发表不同高见,认为我们的茶道精神应该是:清敬怡真、茶禅一味、理敬清融、廉美和敬、正静清圆…………等等等等。有的东施效颦,有的拾人牙慧,还有的…纯属扯淡。

呵呵,扯远了,换一泡小户赛回回神。

接下来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一个连茶道精神是什么都很模糊的地方,又奢谈什么茶品牌茶文化呢?在茶的故乡,在世界茶树的发源地,这多少有些魔幻。许多茶人都知道,最好的普洱茶,来自两个地方:一个地方叫临沧,另一个地方叫其它地方。但是,面对那些有不起好茶但是很有茶道见识的其它地方的茶人,端起茶杯之前,临沧人先就自怯了三分。

或许,秘境临沧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关于茶道精神的密码?

被誉为“天下茶尊”的临沧,作为世界茶树的发源地,无道可言的症结,难道是因为错入了模糊概念的领地?或者换个角度想想:日本的茶道精神,究竟是什么?还有韩国、台湾的茶道精神,又是什么呢?

我们似乎掉入了一个错误问题的陷阱。

以这个问题为原点往下追问,或许永远找不到答案。那么换一个思路,把原点问题推向更远,转而直接提出问题:茶道精神的本质,是什么?道,又是什么呢?

现在问题和答案一下子变得简单而清晰。

道:植根于传统文化的逻辑秘密

道,在传统文化体系中有着特殊含义。道路,Road,这是最浅白的含义。往前延伸,道,就是绝对真理,也就是上帝以及上帝法则,Rule of God。

古代先秦,不论儒家、道家、法家,还是其他学术流派,都认可道代表绝对真理和上帝法则,只是在道的探寻道路和理解上有所不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反过来,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又扯远了,就此打住。

还是喝一泡永德的忙肺吧。

显而易见,传统文化的逻辑秘密,在于普遍认为:是道产生了万事万物,反过来,世间万事万物也都要顺天道而行。顺天则昌,逆天则亡。这样的逻辑,对于中国人而言,不言自明,几乎不需要任何解释。  

探寻道的过程,理解道的过程,遵循道的过程,贯穿于古代先贤生命与行为的全部。老子、孔子、墨子、韩非子……都是这样,就连著名诗人何松以及优秀茶人李方丽也是这样。这种状态,叫做修,也就是回归于道。

 回归于道,天人合一,是整个中国古代社会的共同信仰。只是不同的流派对回归的方法理解不同。更多的饮食男女,是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修道。仁义礼智信,都是修的状态。孔子很高兴地说他自己,70岁的时候终于可以做到随心所欲不逾矩。这就是通过修而逐步接近道的生活状态。

 道的地位如此之高,所以孕育了一种现象:中国人不轻易言道,避免给人不恭之嫌,也避免自负之嫌。例如,从小伴随巧巧她爹挑灯熬夜的金庸古龙梁羽生,在他们的武侠小说里,关于剑的技艺,不叫剑道,叫剑术。武,也不叫武道,叫武术。书法,自然也不叫书道。而在日本,日本人飘洋过海把这些技艺学过去之后,统统称作道。剑道、书道、柔道、茶道……等等。

呵呵,终于又重新扯回茶道。

小日本把这些技艺称作“道”,是一种笼统且简便的做法。考虑到日本人千里迢迢来到中国,虚心求教,勤学苦练,再带回日本教给其他接近蛮荒状态的日本人(幕府时代),采取了简便的做法,也就情有可原。只是……并不严谨。

 在传统文化的严谨逻辑中,道和术是相对而言的。道,来自天(上帝)的最高准则;而术,则是代表人类所能创造的东西。故凡人如我等,所有的创造与发明,不能称为道,只能叫做术。如医术、算术、印刷术等等。

 在传统文化的严谨逻辑中,技、艺、道,又代表了三个层次。首先是学习技术,技术学到精通,就到了艺术的高度,叫炫乎其技;再往上走,叫出神入化。这就近乎于道,但也不能说是道本身。

例如我们已经传承了上千年的喝茶,哪怕就是沐浴更衣、焚香祭拜、古琴伴奏……极尽隆重地端坐在凤庆县香竹箐村口那棵3200年的古茶树下,喝一泡早在中国第一个王朝——夏王朝——诞生之前就已抽枝发芽的古树单株,炫乎其技,甚至出神入化……充其量也就是茶艺,跟道搭不上。或者正如著名诗人何松哥哥所言,此举,只能算是装那什么而已。

一部《茶经》,陆羽讲到的都是茶之术,就是种茶的方法,制茶的方法,煮茶的方法等等。以陆羽的学识和风格,当然不会把这些称为茶道。之所以在《茶经》中找不到茶道二字,遵循的,也正是传统文化的严谨逻辑。

古人,以茶合道,那么今人,是否有必要再去刻意营造一种专门的茶道精神?

茶道精神,说来说去,恍然便想起很多城市都有自己的城市精神,例如浦东精神、成都精神、张家港精神……当然,临沧,也有自己的精神。各种城市精神的提出,以及各种茶道精神的表达,其实差别不大。因为他们都指向道,指向修。不修,则一切都是空谈。先辈们没有提出自己的茶道精神,是因为先辈们悠然自得喝茶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一个专门的精神。因为精神这东西,说得太多,弄不好会被人听成神精(经)。

众多茶人的心路历程已经证明,茶,是用来辅助自己修炼的。往哪个方向修,没有人不明白。《论语》、《道德经》等经典,包括佛经,已经足够引领修炼,不需要另外有一个茶道精神来指导。孔子如果活到现在,他也不需要学习和了解各种行为准则,他的学问与修养已经符合这些要求——如果这些要求是合理的、合乎道的。

茶,能够帮助修炼,这是古人的共识。儒释道都喜欢茶,他们也都知道茶能助修。陆羽所在的盛唐,已经普遍是这个情况。同时,茶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已经非常普及,普罗大众对茶的亲近,就像一位哥哥对邻家女孩的喜爱与激赏。苏轼在诗中这样抒怀:欲把西湖比西子,从来佳茗似佳人。苏老师甚至还创造了这样的金句: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

清代的禅宗大师金田,喝过一盏好茶(犹如勐库茶)之后,极为赞叹,禁不住写下一首诗:“山精石液品超群,一种馨香满面熏;不但清心明目好,参禅能伏睡魔军。”诗里说到茶的品质与当地的生态(此处可参照森林覆盖率居全省前列的秘境临沧),进而讲到茶和修炼的关系。核心主题是:佳茗,乃助修之物。

重新换一泡云县的白莺山,咋样?然后再扯一下日本的茶道精神。当然,这得从茶的源头说起。

据说是云南的布朗族(可以考察一下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最早发现和利用了茶,起初作为药用,具有解毒、消炎等功效,后来便渐渐成为日常饮品。年年喝,月月喝,天天喝。唐代,茶已经从蛮夷之地蔓延开去,被普罗大众广泛接受,但是,饮用的方法以调饮为主,就是在茶汤里加些其它东西,如盐、奶、花生等等。到如今,欧美诸国,还是大量采用调饮法。但是陆羽,又是了不起的陆羽,在《茶经>中明确倡导清饮法(蓝禾清茶的清),不主张在茶中添加任何东西。清饮,才能感受茶的本味。茶中有至味,这是陆羽的不凡见识。

清饮法,从此成为中国最主流的饮茶方法。直到今天,我们还是提倡清饮,以清饮为主。静静喝完一款茶,甚至还需清清口,再喝下一款,以免串味和夺味。

唐宋时期,日本人来到中国,带回了茶籽,带回了种茶法,带回了制茶法,也带回了吃茶法。明代,日本人再次来到中国,主要从中国沿海各省的寺院,带回去禅宗思想,以及用于礼佛的茶的仪轨。抹茶道和煎茶道,就是不同时期被带到日本,之后又形成不同的流派。

千里之遥,大风大浪,出生入死,中国茶艰难的去到日本,其所受到的礼遇和尊崇可想而知。茶道,在日本实际上变成了接近于茶的宗教,崇拜于茶的一种宗教。“和敬清寂”成为日本的茶道精神,实际上是中国佛门其中一支的礼佛要求。但是在中国,拜的是佛而不是茶,茶是用来敬佛。

在一盏茶的面前,武士卸下刀剑,众人顶礼肃穆。但是,在世界茶树的发源地,临沧,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许多爱茶懂茶之人,把茶当成助修的伴侣,亲切、美好而随意,但是不会顶礼膜拜,不会拘束,不会偏执,不会高深莫测。就连巧巧她爹,面对一泡冰岛古树,也只是不经意的放下手机,放下各种海量信息,喝一口茶,再喝一口茶,将自己彻底清空,然后成为阳光的一部分,成为群山的一部分,成为茶的一部分…………

道的思想,源于古老中国。修道,贯穿于古代先贤的精神生活。抚琴、焚香、书法、品茗、太极、武术,以及各行各业的工作,如制药,都贯穿着修炼因素。古人把制药的过程,叫修合。修合虽无人见,存心自有天知。

受《论语》、《道德经》等经典的深刻影响,中国人在修道中尚静。“至虚极,守静笃”。“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静,成为各行各业入门的第一课。不静,就不足以生慧,也就不足以悟道,技艺也难以提高。有了静的工夫,加上重德,就逐步走上了道德修为与技艺双重提高的美好之路(故以麻将声为主旋律的茶室,建议迁往四川)。

喝着临沧的各种好茶,沿着岁月的古道,缓步深入,溯源穷流,次第展开久远而独特的传统文化。从书法到绘画(蓝禾清茶就有很多),从音乐到哲学(可以结识一下朱宏以及维特根斯坦),以致修炼,文武兼备。茶,来源于不朽的自然,灵山秀水滋养了它。由于它的独特的吸附能力,它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自然能量和生态气息,尤其是这样一个无与伦比的产茶的临沧,零农残无污染的古树茶的临沧。

茶道,如果不得不用到这个字眼,准确的意思当然是:以茶合道。道,存在于广泛的华夏文化圈。历史上的韩国和日本,都在这个文化圈,都是这个文化圈的一部分。

从这个意义而言,真正的茶道精神,也就是以茶合道。

日本茶道,是道的思想流变于日本并与茶结合的一支。日本茶道精神,是华夏文化精神的一支。只是,由于地理环境与大和民族的性格使然,日本茶道极易走向偏执和孤冷(央视摄制的大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讲到日本茶道,但见各种繁文缛节,从烧水洗杯冲泡到那一口茶喝进嘴,起码需要四个小时。客人喝一口茶需要静候四个小时,你奶奶的!)。

道,由于历史的原因,经历了令人心碎的衰落。但是,在这样一个曾经有神农氏眷顾的国度,还是有少数人始终怀抱希望,比如方丽、春花、邹波、邓时海等等爱茶懂茶之人,并未彻底放弃信仰。静水流深,人们依然能够看到隐隐约约的茶的道义,正缓慢的回归,正悄然的发生。

修,从自身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静心和诚信,是以茶合道的第一步。

道,无形,无象。不凝固于文字,不拘泥于形式。但它就在山水之间,就在善良的背后。

古人讲的“天人合一”,是否就是“以茶合道”的高级形态?

深夜茶叙,天马行空。最后理一理思绪,喝一泡耿马的户南,凑成酸诗几行。然后回家洗洗睡。

临沧的山水间

其实是一缕茶香

忙碌的诗和远方

需要一种定力

需要低角度 微观察

以及街道拐角处的

蓝禾清茶

世界永远焦虑,茶是一种定力。

一盏临沧茶,伴你入梦,尤其是临沧大苍山的茶,真的。晚安。

共4条评论

发表
发表时间:2019/6/11
友人之作,可以雅读!
发表时间:2019/6/11
老师的文,耐读!
发表时间:2019/6/12
好文。以茶合道,精行俭德;静以修身,以文佐茶。妙哉!
发表时间:2019/6/12
??多喝临沧茶,身体健康心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