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州儿童保护中心杨瑞全写给妈妈的一封信

作者:杨瑞全 日期:2019/5/17 来源:楚雄州妇联 点击:1007 

致我敬爱的母亲:

见信如见吾,近来母亲身子骨可还硬朗,头疼脑热的症状是否加重了,恕孩儿不孝,未能在身边侍候你二老,特向您赔罪,望见谅。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总有干不完的农活,抽不开的家务,扯不掉的人情世故。近日又到了收小春的时节,还得千万注意身体,可千万别过度劳累伤身。干不完的活计,还得多请几个零工才行啊。不管孩儿们如何劝说,您二老始终不愿放下肩上的担子,习惯一生勤劳力作的你们,又怎会静心的闲下来呢。

最近会不时的想起幼年时候和母亲一起回外婆家时的场景,仿若彩笔画一般,落日余晖,母子俩在绿油油的田野中穿梭而行,时而是你牵着我的手踏步前行,时而又是背着懒散的我奋力而行......却也会出现意外的插曲,到了高高的河堤处,看着下面湍急的流水,吓得我不敢过桥。只能躲在你背上,闭着眼睛,还一个劲的嘀咕,让你走桥中间方可安心。那是我最怀念,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以前遇到再难的事,都是你们尽心谋划,无需我们子女操心,都是靠你们“背着过桥”。还真舍不得长大,想一辈子让你们“背着过桥”,可光阴的流逝和角色的转变却是我们每个人不得不面对的,不论愿意与否,现在余下的路还得我们自己走。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如今孩儿也已经成了家,也有了自己的小孩,孩子现在正是咿呀学步之时,多少也体会到了父母的不易。也正如你常说的“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每时每刻不在想着孩子,今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感冒发烧之类的。而你所为我们想的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而且只会计得更深。

“不见时格外的想你,见了面却又不知所言”,母亲您每次都会这样和我们说。可我想说的是岁月催人老,每次见到你们,又加深了我对时间的憎恨,每次看到你额头和眼角的皱纹愈加的多且深,双鬓的白发也是愈加的明显,都会暗自伤感。但我相信,时光带走的只是肌肤的衰老,庆幸的是你们都是倔强的人,都有一颗炽热的心,一颗青春的心。任时光流逝,都是年轻永驻的。

家父近来可安好,生活琐事中有没有不时的拌嘴,也许时不时羁绊几句倒也解了生活的乏味。和家父在一起三十多年了,彼此再熟悉不过对方的性情了,还得多多包容,相互理解。孩儿最近也是多有和兄长联系的,兄长和我过得都好,身体健康,工作顺心的,一切无忧,勿记挂。
 
                                                                                                                                                                  幺儿笔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