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边疆文学》改稿班

作者:张文清 日期:2018/11/2 来源:投稿 点击:2199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首次《边疆文学》禄丰改稿班在禄丰俊淇淋大酒店会议室举办,在禄丰县文联领导的关心下,我有幸参加了这次改稿班。中国作协会员、省作协副主席、《边疆文学》总编辑、全国文化名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省委联系专家潘灵等名家名师为我们20余名重点作者进行了专题辅导和作品点评。

参加《边疆文学》禄丰改稿班的作者有30多人。他们来自于部分县级机关和乡镇。和来自全县的文学界的笔友相识。彼此介绍,互相认识,一起交流。每个人都很随和又谦逊。他们有着头衔和出版过著作,看着我喜欢的文章,那些遥远又有些神秘的作者,从简单的名字背后真实地走出来,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既激动又惭愧。

2018年10月12日上午,《边疆文学》总编辑、全国文化名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省委联系专家潘灵老师进行了文学创作专题授课。和我们畅谈文学创作。他那份对文学的尊重和真诚,让我们为之感动。文学创作是一个长期坚持的过程,也是一种责任心的体现。一个大作家的诞生不是独立成长起来的,他的周围会有一片森林、灌木丛、植被等。他们所要做的就是营造文学植被的阳光,而我们写作者所要做的就是扎根土壤,扎扎实实地努力、付出,有足够的底气搞好创作。从事文学创作文章开口要小。首先要过语言关,提倡写短句,慎用十个字以上的句子,慎用形容词,多用动词,让作品活起来,不要追求用华丽的词藻来写作。小说的情节是靠矛盾推动的,因此小说的情节需要有回旋,小说就是写家长里短的事,许多小说往往产生于一些不起眼的灰色地带。文字作品不要写不熟悉的事,不能讲大道理,文章不能没有框架,文学不能用道德、伦理作为标准去评判。写作立场要保持中立,不能在写作中随意去歌颂或批判。

当天下午,《边疆文学》编辑祝立根对全县参加改稿班的五位诗歌创作者的作品进行了逐一点评。我是一个诗歌的爱好者和写作者。祝立根老师对我的《隔窗听秋》、《乡村的黄昏》以及《彝乡挑玉米的姑娘》三首诗进行了点评,认为我的三首诗语言比较轻,诗意压得住,有一定的冲击力,但部分诗句语言过于平淡,譬如“土地肥沃、溪水潺潺”等不是诗的语言,是文件的语言,在我的三首诗中缺乏颜色调动。

诗歌的语言三至五年就会有变动,诗歌创作要用脑写、用心写,诗歌的语言应以口语诗为起点,诗歌要写出自己真诚的感受,写自己的东西,写出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原来禄丰县爱诗的人如此众多,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我们一起享受了诗歌的冲动与浪漫,我为自己没有被生活磨砺得失去热情而自豪。诗歌就要以美为境界,这种美通过各种宣泄,或澎湃,或溪流,或宁静,或思考,追求立意向上,歌颂真善美。诗言志、诗言情,山水和爱情是诗歌的永恒,诗歌创作更重要的是要用心去创作。我们用诗歌去完善生活中的残缺,用诗歌去陶冶心情,做一个快乐的诗人,做一个生活中的强者。

参加《边疆文学》改稿班的体会颇多。文学创作这条路

充满着艰辛,要耐得住寂寞,真正的淡泊名利,要大量的阅读,才可谓之入道。文学可以教我们两世为人。一是生活中真实的人,另一个是可以用灵魂的文字记录深刻的生活,让我们再生。文学写作,是要自觉地写出来,而且一定要让别人去看,从而影响他人。写作也就是一个学习、模仿、消化的过程。做文如做人,是否坦荡,是否真诚,心中装着谁,为着谁,谁就会接纳你,重视你,读你的作品。

在诗歌创作的实践中,可能还没有人敢称自己从来不读别人的诗歌。所以,经常读读别人的诗歌,是我诗歌创作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我平常读诗,一般不关心诗歌作者的名气或者年龄,身份或者地位,只要他写的是好诗,是我喜欢的诗,我就反复地读,仔细体会、领悟其中的诗义,不断从中汲取自己需要的养分,为我所用。

对于自己的诗歌,还要经常反思。我们可以认为孩子是自己的好。但是,一个严肃的诗歌作者,应该经常审视自己作品的不足。当然,这个反思,不是一味的批判自己,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观点。诗歌的语言境界、个性的诗意通感及想象的奇妙应当自然。我这次创作的三首诗,受到了老师的肯定和部分作者的好评,有人欣赏自己的诗,并给予好的评价,无疑是好事。但是,我真的没有十分的高兴,我从来是写完了一首诗之后,那感觉,就像是自己在自己面前立了一道坎。然后,自己再想办法越过去。

总之,这次《边疆文学》改稿班收获很多,但感觉却无从说起。也许需要一点点地渗透,改变,才可以表达吧。自己才疏学浅,是最真切的感受了!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