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民族传统节日---嚎丧会.作者周丕福

作者:周丕福 日期:2016/7/31 来源:网友投稿 点击:16827 

在云南彝州楚雄南华县城的东南角,龙川江畔的土城村,民间流传着一个规模庞大而又少为人知的民族传统节日——-嚎丧会。

每年农历三月二十八日,人们带着香纸、斋饭茶酒,携老扶幼的从四方八方赶来嚎丧。

为何到这里挥泪、嚎丧。传说还得从两对情人说起,一对是迤西村原住民少数民族,人们尊称方龄不过二十的彝族鲁大哥和他的妻子李二八。另一对是从外地迁入河东村的汉族王小三和他的妻子二丫,他们都是村里夫妇的楷模,德高众望,享有甚名的年轻人。那时,龙川江灾难频繁,毁坏良田,冲走人畜,尤其那惊恐的嚎叫声,使人毛骨髓然。两岸村民吃透苦情,看在眼里,装在心里,心里盘算着有朝一日,团结起来,扭住龙川江的江鼻子狠狠地揍它一顿。

两岸村民的意愿不共而识,双方曾挑选过多少良辰吉日,共商治江治邪之事,但事与愿违,始终没有办成。等啊等啊,不知过了多少天,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终于来了。

有一天,土城村的王大哥带着爱妻二丫趁天晴江水落潮,启程去拜访迤西村的彝族鲁大哥。到了江边,当着天地,许下心愿,作一番跪拜后,抖了抖身子,鼓了鼓勇气,手牵着手,慢慢地试探着向江中游去。离岸不远了,突然间,晴天霹雳,山洪暴发,江水猛涨,夫妻俩与江水搏斗着,几个漩涡,几番浪打,顶不过江水的折腾,终于把他们拆开了。丈夫被冲走,而妻子却被江边的一棵大柳树桩挂住了。这时,一位在江边看田巡岸的老人路过,看到这似鬼非鬼,似人非人的惨景吓呆了。定睛一看,只见长长的头发蒙住了脸庞,分明是位女人,老人二话没说,用尽力气,一个劲地把她从柳树桩的夹逢中拖出来,背上岸。老人是位常走夷方久出门的人,懂得一定的营救知识,用手给她掏出嘴里的泥巴,再用倒立空水的方法,把呛进肚里的水空出来,然后抄出田间青苗下的清水给她洗洗,再按按人中穴位,没多久,慢慢地苏醒过来,问清缘由,把她背回家疗伤休养。

土城村的王小三大哥被江水冲走的消息,不久传开了。两岸村民为这对年轻的夫妇为治江的精神而自豪,成了饭后茶余家喻户晓的佳话。人们怀念他,不约而同地来到岸边的柳树下给他烧纸、跪拜,挥泪、嚎丧悼念。

王小三被江水冲走,激起了两岸村民对治江改江的信心和决心。迤西村的彝族鲁大哥,暴跳如雷,心急如焚,方刚的血气显示出猎手的刚强性格,“江水不静,民无宁日” ,他决心踏着王小三的脚印走下去,为两岸创造一个四季发财,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美好明天。

又是一个初夏,同样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鲁大哥带着一壶家酿的老烧酒和形影不离的老火枪,三碗老烧酒饮后,带着爱妻二八出发了。到了江边,鲁大哥拿出随身携带的老烧酒,向东南西北点酒求吉,盼四方神灵保佑平安,再向天空放了三响老火枪,似乎宣告,我来了。

作了一番过江地形的观察后,他们把事先准备好的麻绳,拴在各自的腰间,另一头拴在岸边的柳树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拉着腰间的麻绳往返回岸。鲁大哥的爱妻二八趁鲁大哥过江的酒兴,使出了心爱的一计,让他饮了一碗又一碗,趁他不备之时,悄悄缩短了身后的麻绳,使之百丈有余的麻绳缩至不足八尺,跳出三步远,便摔翻在地。鲁大哥看起来似醉非醉,醉中似乎还清醒,过江的口令喊得一清二楚,下水一声,爱妻拖着长长的麻绳扑通一声跳进了江,随着江水的波涛拴在腰间的绳子越拉越长。可鲁大哥猛地一跳,则弄了个仰面朝天,时而翻滚,时而挣扎,身上的麻绳不知二八怎么弄的,那扣子越挣越紧,自己又无法解脱,使之动弹不得。二八没朝后望,心中有数,丈夫身上的扣是牢实的。虽有醉意,就擒般的鲁大哥看不见江中爱妻二八,却眼盯盯看着那拴在柳树根的麻绳。看着看着,那栓在柳树根的麻绳不见了。忽然二八大叫一声,昏迷过去了。

这时,不远处,一位看田巡岸的老人听到喊声,忙过来,柳树上的火枪,身着的火草领褂,腰间的酒葫芦,一看就是自己的儿子,忙给他松邦。说来奇怪,老人在羊皮褂下摸了摸,不知啥东西,往儿子嘴里一放,喂上两口老烧酒,没多大工夫,慢慢苏醒过来。鲁大哥指着爱妻二八过江前柳树上挂下的桂花(彝族头饰)落泪了。老人:“儿子啊,我们彝家男儿的泪水是不能落地的,”边说边帮儿子揩去脸夹上的泪水。

二丫失去了爱夫王小三,鲁大哥失去了爱妻李二八。几年过去,他们的爱情,生米煮成了熟饭,为了悼念失去的那一对,他俩把三二八串起来,每年古历三月二十八日,作为已故的爱夫爱妻的纪念日,带着妻室儿女到这里来挥泪嚎丧。

传说变为现实,过后龙川江上修起了镇川大桥,成了全州文物保护单位。江岸昔日的柳荫树下成了太阳能路灯的宽敞大道。现代文明和安全用火,起灶烧纸,统一归到土城庙。人们为了倾吐、思念,总忘不了每年三月二十八日的嚎丧会。(南华县龙川镇商住小区仁和四院周丕福)附图,昔日的嚎丧会,如今变成了太阳能光照林立的龙川江大道,传说变成了现实。

  
【南华县龙川镇  周丕福】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简单发表